他是梦i

明镜止水。

[止鼬]三途川日和(二)

前文戳这

心血来潮更一下这个,一些随便写写的小片段。想到啥写啥,肥肠随意^ ^

=================================================

4.

在太阳落山前,我早早地把冰块倒进水缸,把扇叶架好在冰上吹着。冥界的气候虽不及四季变换,但在这样日照颇长的时令里还是有点炎热。鼬的睡眠不好,虽然说死人睡不睡对肉身也没什么影响,但我还是想让他舒服一点,来弥补这些年不在他身边陪伴的遗憾。


鼬只是很安静地趟在藤椅上,眯着眼望向窗外。三途川的水被夕阳的余晖浸染,血色浸染着河岸的萋萋青草。几个孩子的亡灵在河边玩耍,没心没肺的笑闹声在这静谧的黄昏显得格外清晰,就好像,他们还在人世,还在期待有长大成人的一天。


“止水,你知道吗?我曾经……杀过这样的孩子。”

我的心咯噔一声。

“他的父母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求我放过他们的孩子。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了……”

“我忘不了那孩子临死前看着我的眼睛,是我最熟悉的颜色和轮廓,却透着与写轮眼不相配的恐惧……”

“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和你切磋的时候,经常用的那把刀?我就是用它,斩杀了族人,斩杀了父母,让宇智波的族地一夜间沦为人间地狱的人,是我。”


尽管我在知道宇智波族人一夜之间几乎全部来到了冥界就大约猜到了事情的始末,但此时此刻听到他亲口承认,我依然感到剜心刻骨的疼痛。我明明是个死人,明明不会再受伤,可是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却让我几乎站立不住。我用力地掐住自己的大腿,试图让自己颤抖的身体平静下来。

“那一天之后的每一个晚上,我都会为我的人生倒计时,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有比这样的屠杀残忍千百倍的报应。”

“我从没想过我死后还会和你重逢,止水,我罪孽深重,是不配拥有这种幸运的。”


我的脚步有些虚浮,可我依然要走向他,抱住他。

出乎意料的是,鼬靠在我的怀里,平静得就像刚才讲的只是别人的故事,没有任何起伏波澜,当然,也没有呼吸。

“去哪里也好,被惩罚也罢,如果老天一定要问责你所犯下的罪,那么也请审判身为共犯的我吧。”

 “可我还是见到你了,止水。”他苍白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脸上摩挲,好凉。原是我毫无自觉地流了泪。

 “对不起,鼬。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一个人……太苦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歉意和愧疚,他是我从小就发誓要好好守护的人,可是我却如此失败,本以为我的纵身一跃能留给他最宝贵的力量自我保护,却没想到他孤身一人在绝境里苦苦挣扎是多么绝望。

“如果是止水,一定会做得比我更好的。”

“不……鼬,你是真正的,伟大的忍者。”


他微微皱起的眉眼终于舒展开来,我伸手去抬他的下巴,他的眼睛还是像映在溪水里的星星那么亮,他的睫毛还是像少女用的篦子那么密,还有他不再吝啬的笑容,还是像多年前一样单纯,让我心动又怜惜。

“能得到你的认可,我很开心。”


我张了张嘴,却被喉咙里的酸痛堵得什么也说不出,索性只是安静地抱着他,看天边的红日渐渐被山头隐去了轮廓,看高悬的明月慢慢被浮云遮掩了光华。他闭上眼,我一边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一边哼着我们小时候经常听族地里的孩子唱的那首童谣:

“追过兔子的那座山,钓过小鱼的那条河,至今依然魂牵梦萦,不会忘怀的故乡……”

这一晚,他睡得很沉,没有梦话,没有挣扎。

我知道,他如此短暂的一生里的每时每刻,都在渴望着这样求不得的宁静。

tbc(?)

================================================

注:文中的童谣出自日本童谣《故乡》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