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强烈希望有个脑洞成文器……那我就能日产万斤止鼬粮了!!!( ⸝⸝⸝•_•⸝⸝⸝ )♡

【止鼬】猫变

仓促之下的赶工产物,结合了朋友养猫的经历。算是个小段子吧,祝大家七夕快乐哦!^ ^


=================================================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带土嘴里叼着巧克力棒,看着匆匆下班打算回家的止水,拍了拍身边的卡卡西。带着面罩的男人懒洋洋地把视线从亲热天堂上移开,瞥了眼带土没说话。

“你有没有发现,止水自从养了猫,整个人都变得怪怪的?”

卡卡西挑了下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鲜少地没有反对带土的结论。

 

“我回来了!”止水还在玄关换鞋,就看到趴在鞋柜边的小灰猫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着他。

止水一把把它抱了起来,蹭了蹭它湿润的鼻尖:“小鼬今天有没有想我?”猫咪伸出舌头舔了舔止水以示回答,还用肉乎乎的爪子扒住他的脖子不肯下来。止水失笑,一手托着它的屁股,一边移动到了客厅里。

 

高大的男人看了眼放在角落的食盆,还剩下不少的猫粮。止水揉了揉怀里的小家伙,语气略有责怪:“怎么没有好好吃饭?”猫咪委屈地哼了两声,一颗小脑袋使劲在止水的脖子边蹭。

“好啦好啦,别生气,明天是周末,我可以在家陪你哦。”

 

这只猫是止水上个月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捡到的。那是一个下雨天,一只灰蓝色的猫咪浑身淋得透湿,躲在止水家的屋檐下瑟瑟发抖。止水在看它的第一眼就被它深深地迷住了,尽管它浑身的皮毛被雨水浇得湿哒哒,但它那双仿佛能看进止水灵魂的眼睛却漂亮得不像话。止水总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或许是属于前世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哪怕是投胎转世也让他一见钟情。于是,止水便毫不犹豫地收养了这只从天而降的小猫,并给它取了个曾经自己梦中经常出现的名字:鼬。

 

和普通猫咪傲娇的个性不同,鼬特别黏止水,除了上班的时间,只要止水在家,它就一定要跟在止水身边。这会儿尽管止水要去做饭,它还是不肯从他身上下来。止水怕它吸到油烟不舒服,便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它逗开心了,便让它乖乖地趴在厨房门边看着止水做饭。

 

心灵手巧的单身男人将买好的鸡肉细细切过,打了个鸡蛋加点无盐干酪拌好放入锅里煮熟,然后把电饭煲里定时煮好的米饭用酱油拌匀,撒上下班路上买的新鲜刨好的鲣鱼节片,一碗香喷喷的猫饭便做好了。止水看小家伙刨着饭享受得胡须都扬了起来,这才放心地去料理自己的晚餐。

 

 

鼬心满意足地吃完了猫饭,等止水洗好碗坐在沙发上,它便慢慢悠悠地爬上了止水的膝盖。鼬猫翻了个身,将吃得圆圆滚滚的肚子露了出来。止水轻轻地抚上了小肚皮,揉得鼬舒服得喵呜个不停。“小懒虫……”止水被它的可爱模样逗乐了,忍不住捏了一下它软软的猫耳。没想到鼬浑身一个激灵,身上的毛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它可怜兮兮地望着止水,似乎在请求他不要玩弄自己的耳朵。止水玩心大起,干脆两只手都用上捻住鼬的猫耳,小东西敏感极了,爪子不断得挠着止水的胳膊。止水看它被弄得狠了连叫声都有些变调,连忙停下来把它抱起来亲亲它的脸颊以示抱歉。鼬生气地用尖尖的牙齿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不轻不重正好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止水刚把鼬领回家的时候,家里还没有合适的猫窝,止水只好把鼬抱上床和自己一起睡。第二天止水便去宠物商店买了质量超好的猫房,可鼬却死活都不肯睡在窝里。明明给它铺好了舒适的小被子,第二天止水醒来的时候还是发现鼬躺在自己身边打着呼。止水为此还对鼬发过脾气:“不是我不让你跟我睡,万一晚上我翻身把你压坏了可怎么办?”鼬委屈地喵呜了几声,晃着尾巴在止水的脚边走来走去,一双潮湿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止水。看止水忍着情绪不说话,它便伸出猫爪扒拉着止水的裤脚,弄得止水毫无办法,只好由它去。时间久了止水也养成了习惯,没有这个小家伙窝在自己怀里还真睡不着了。

 

入夜,止水光着上身抱着鼬钻进了被子,他拿了一本《西方哲学史》靠在床头仔细地读着,鼬也不再闹腾,就乖乖地缩在止水怀里,好像也能看懂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书上的字。止水隔一会儿就亲亲鼬的头顶,偶尔还给它解读一下书里某句晦涩的话是什么意思。月色透过窗帘洒在卧室里,一人一猫享受着睡前静谧的浪漫……

 

陷入美梦之前,止水还迷迷叨叨地想着:我这到底是养了只猫还是捡了个老婆回家啊……

 

第二天早上,止水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胸口又沉又闷,仿佛压了一个什么东西。他揉揉眼,再揉揉眼,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趴在自己身上呢?

 

是一个黑长直大眼睛,脸蛋清秀的,带把儿男人。

 

“你……你是小鼬?”止水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确定不是在梦中。

 

“止水……”眼前这个男人突然抱住了自己,他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尽管止水并不知道是怎样的因缘造成现在天方夜谭里才会出现的局面,但他感受着怀中人激动的战栗,一颗心也不受控制地疼痛了起来。很多破碎的画面在他眼前闪现,尽管他无力捕捉到完整的故事,但他却不由自主地抱紧怀里的男人,一句轻柔的安抚随即脱口而出:“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工作日,带土在办公室门口,遇到了元气满满精神抖擞的止水:“早啊,前辈!”

 

带土嫌弃地用公文包拍拍他的肚子:“你吃春药了?礼拜一这么兴奋?”

 

止水满面红光地拍拍带土的肩:“前辈,新的一周也要好好加油哦!”

 

带土:“???”

 

临近午休的时候,一个长发的陌生男人站在办公室门口张望。

 

“请问宇智波止水在吗?”他彬彬有礼地向坐在靠近门口的带土询问,全然不顾自己俊美的容貌引起其他人的窃窃私语。

还没等带土回答,止水便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小鼬,你怎么来了?”

鼬笑眯眯地举起手里的饭盒:“给你做了便当。”止水连忙抓过鼬的手,小心地查看着:“做饭有没有伤到自己?”

“没有没有,我很小心的……”

……

 

等止水依依不舍地送走鼬,带土还是保持着石化的姿势。

“刚才那个是……?”带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犹如雷劈。连一向不爱八卦的卡卡西也难得放下了手中的书,竖起耳朵等止水的回答。

“我男朋友,鼬。下次有空给你们正式介绍哦。”

止水端着小男友的爱心便当,哼着小曲儿迈着欢快的步子去茶水间了。

 

一股无名火起,带土恶狠狠地盯着卡卡西,内心的野兽在咆哮:“千算万算,想不到止水居然比老子还快!你!他妈的!到底什么时候才答应老子???”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若无其事地别过脸,完全无视了气场骤变的带土。

 

看来宇智波带土先生,要追上后辈的步伐,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 ^ ^



FIN.


我们的止鼬,天下第一好!!!😭😭😭

【止鼬】给你们(二)

过了这章就要开始带孩子了 哈哈~~~

=========================================

自从止水和鼬决定要孩子的消息传开以后,各路人马就跟麻雀一样朝他们温馨的小屋络绎不绝地涌来。


首先,四代目夫妇亲自上门拜访,是肯定要见的。

“给你们带了一些补品,最近要格外注意饮食,要吃壮一点才有更充沛的查克拉哦。”玖辛奈本来就漂亮,笑起来的样子更是温柔可人。

“止水最近就不用来上班了,在家里好好做准备吧。”水门更是大手一挥,直接给火影专属的暗部精英放了长假。

“我不需要……”止水刚想拒绝,水门就俯在他耳边悄声说:“生孩子可是人生大事,要好好陪陪那位才行呢。”

……


然后,晓组织的领导班子前来探望,也是必须要见的。

“这是生育补贴,钱不多,聊表我们的一点心意。以后孩子出生了还有奶粉补贴,教育补贴……”小南笑眯眯地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到鼬的手上,止水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们到底是接了多少土豪的单子?!

止水正苦着脸迅速心算鼬和自己收入对比的同时,小南将目光转向了止水:“鼬的身体你是知道的吧?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他,否则……”

弥彦连忙截断小南的话头:“哎哎哎,这个你就别操心了,卷毛肯定能行的。”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们说。”红发的长门看起来真是个和蔼的领导。

……

其次,两人的前后辈们满含关爱的热情,也不能随意浇灭呀。


带土往他家院子里搬来了好多盆名贵的家居植物,说是能让宝宝呼吸到净化之后的空气。


卡卡西搜罗了市面上能见到的所有的早教书籍(不知为何中间还夹了两本亲热天堂)。


大和亲手给宝宝制作了一个婴儿床,说是特意用上等榆木做的扎实又好看。


鬼鲛直接回雾隐村从海里捕了鲨鱼抽了一打鱼翅送来做补品。


蝎和迪达拉送来了一套能用来演布偶戏的牵线傀儡,不过迪达拉一直臭着脸嘟囔本来他想送自己的秘制烟花留着给宝宝的百日宴放结果旦那强行不让。


飞段本来信誓旦旦要送邪神首饰套装,角都连哄带骗地说孩子太小用不上还不如直接送钱来得实在。

……


美琴则是完全不顾富岳的态度,带着佐助第一时间搬到了他俩的家里,说是要照顾他俩的饮食起居。

 “父亲一个人在家,真的没有问题吗?”鼬窝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玩手机,第十次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他能有什么问题,倒是你,不要一直玩手机了,有辐射的。”美琴端了一杯鲜榨的橙汁过来,顺手就抽掉了他的手机。

“妈,我又不是怀着孕……”鼬很无奈,自从美琴和佐助过来以后,不仅家务完全不让他俩碰,连日常作息都严加管理。

 “你还说,我看啊你们平时就不注意身体。止水今早起来那眼睛通红通红的,我还以为他大早上的就开眼了……”

鼬心虚地低下头喝橙汁,昨晚他俩一时放纵闹得太晚,完全忘记了第二天清早止水要去一趟暗部交接手头的工作。


夏日的午后总是让人倦懒的,鼬靠在沙发上,毛玻璃窗把阳光过滤得绵软温和。他本来想等着止水回来,结果眼睛一闭,就迷糊过去了。

等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空已经被夕阳染上了一抹艳色。他隐约听见佐助和止水的声音,便打着哈欠朝厨房走去。

“止水哥,我妈说了这段时间不能让你们下厨。”佐助一只手抓着脱了一半毛的活鸡,一只手拦着止水,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

*****

美琴和佐助在厨房里忙活着,止水和鼬在客厅的沙发上大眼瞪大眼。

“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照顾着,真是感谢母亲和佐助呢。”止水挠了挠后脑勺。

“你看我这几天吃的,又不动弹,脸都圆了一圈,都快有双下巴了。”鼬捏捏自己长了肉的脸颊,苦恼极了。

“脸圆点好看,我喜欢。”止水赶紧去抱他的腰,鼬的骨架不大,身材又很消瘦,这会儿胖了点一摸起来就格外明显。“哈哈,确实胖了点。”

鼬瞪了他一眼,不甘示弱地揪了一把止水的肚子:“你的腹肌呢?八块变一块了?”

止水有些尴尬:“哎哎,这几天没锻炼,又吃得太好了点……不过我发誓,生完孩子我就会练回来的!你可别嫌弃我……”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鼬没忍住噗嗤一笑,又去挠止水变软的肚子。两个人闹了会儿,鼬突然鼓起了腮帮子说:“好想吃丸子啊,可是妈妈都不让我吃,说太甜会升血糖……”

“就知道你惦记这个,我今天出去的时候买了几盒放冰箱里了,我们晚上偷偷吃……”

*****


距离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不仅美琴和佐助开始紧张,连一向从容的止水都有些啰嗦了起来。

“小鼬,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两个人房间在打包着住院需要的行李,为明天的手术做好万全的准备。

“我一小时前才吃完晚饭……”鼬经过这段时间的饮食大补,整个人都变得肉肉的。“我感觉我胖了起码十斤,真的。”

“别乱想,哪有十斤啊,最多,就九斤。”

鼬光着脚丫子在止水软软的屁股上狠踹了一脚以示不满。止水揉着屁股,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鼬看他一副傻乎乎的呆样,没忍住也跟着笑了:“瞧你这傻样,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

*****


手术的当天,美琴和佐助在手术室外遇到了匆匆赶来医院的富岳。

止水的部分进行得非常顺利。而鼬的查克拉提取则显得格外艰辛。

“他太紧张了,查克拉输出速度极度缓慢。”兜无暇顾及滴落到镜片上的汗珠,持续不断地刺激着鼬的景门。

鼬全身的肌肉紧绷,他的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唇,试图忍耐着撕心裂肺的痛感。他的眼睛闭得很紧,仿佛是陷入了什么骇人的梦靥。

“按照这速度怕是等下他就坚持不住晕过去了,得想办法让他放松。”一旁的纲手姬不忍地摇头,她按住鼬的胸口,试图使用医疗忍术缓解他的疼痛。

 

鼬看见了漫天的血色。

他还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人,他的枕边人,仿佛不知疼痛似的,挖掉了自己仅剩的一只眼睛。

止水干瘪的眼眶流下了止不住的血泪,却还是和平时一样对着他笑,叫他不要难过,要好好地活。

然后止水就从那么高的悬崖上纵身一跃。鼬想拼命去抓,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

好疼,好疼啊。

 

“不要……止水……求求你……”鼬紧紧闭上的眼睛突然淌出了清泪,顺着他的鬓角打湿了雪白的枕头。

“鼬桑……鼬桑!不妙,他的查克拉流动开始紊乱了!”

“快想办法让他镇定下来!”

……


鼬突然感觉到嘴唇上软软的,是他最熟悉的味道。一股丝丝的甜味渗入他的嘴唇,他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吮吸着,生怕这他渴求的温度冰冷下去。

止水从自己的床上翻下来,跪坐在鼬的床边,用仅剩的力气吻住了他。

陷入梦靥的鼬终于平静了下来,兜连忙抓住机会提取到了足量的查克拉。

纲手和大蛇丸也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

 

难耐的疼痛结束了,鼬只觉得身体里一点能量都没有。他有气无力地睁开眼,小声说:“止水,你今天出门前是不是偷吃了冰箱里的丸子……”


话音未落,鼬就已经昏睡了过去。

止水下意识地擦了一把眼角的水渍,心疼地把鼬攥紧床单的手指揉开放在嘴边轻吻。

“鼬,谢谢你……”

 

tbc.

【止鼬】给你们(一)

单纯想写止鼬带孩子,脑洞了一些柴米油盐的日常,于是有了这篇平淡的小故事

没啥文笔,随缘写随缘更

背景是火影平行世界和平年代

=========================================

七月的木叶,连空气都因为高温而变得黏乎乎的,沾得皮肤上全是汗珠。

宇智波鼬顶着日沉西山之前的余热回到了他和宇智波止水购置在族地边缘的小宅。他将汗湿的晓袍褪下扔进了洗衣机,顺手取了放在茶几上的木簪把长长的黑发盘在后脑。感受到身体上的轻松,鼬也舒了一口气。他走进厨房,驾轻就熟地处理起了刚买的食材。今天天气太热,出完任务的鼬实在是懒得回晓总部报告,盘算着早点回家还能给今天收工的止水做顿饭,他便直接跟搭档鬼鲛打了招呼早退了。反正鬼鲛……也不怕热么。

为了做好止水爱吃的三文鱼,他在和止水同居以前就在自己家苦练过一阵。直到有一天止水品尝了他亲手做的照烧三文鱼,惊得眼睛都瞪圆了,连连称赞鼬果然是做什么都很优秀。鼬一边调着酱料,一边回想起当时止水餍足的表情,不由地笑出了声。

为什么和止水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未感到过丝毫厌倦呢?

光是想起他,就比吃到三色丸子还要觉得开心。

*****

前两天鼬趁着富岳出任务的时候回了一趟家,佐助神秘兮兮地把他拉到房间说要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老师的阴阳遁造人术已经开发完成了!哥,你想不想和止水要个孩子啊?”

佐助一直以来都跟着大蛇丸在做一些关于血迹界限的遗传科研项目,没想到短短几年竟有了这么大的进展。鼬一时语塞,毕竟他们的二人世界一直过得逍遥自在,但是能和止水有一个爱情的结晶……

“你们如果有个孩子,以后就不用担心会吵架争执会厌倦彼此啊!毕竟有了孩子……”

“我们没吵过架,也没有厌倦彼此。”鼬摇摇头,打断了佐助的话。

“好好好,知道你们是我村模范夫夫了。”佐助翻了个白眼。“总之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们有了孩子,父亲一定会接纳你们的……反正老师说了,如果哥哥想要做的话不收费!”

“并不是钱的问题……”鼬温柔地摸了摸佐助的脑袋。他这个弟弟,无论做什么都第一时间想到作为哥哥的自己。尤其是半年前他不顾父亲的激烈反对,强行搬出去和止水住了以后,佐助一直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缓和他们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和止水商量。”

*****

所以……止水会介意一个小小的“第三者”闯入他们的生活吗?

鼬陷入了思考,丝毫没注意身后偷偷靠近他的脚步声。

“今天怎么这么早?”冷不丁的他就被抱了个满怀。是他熟悉的薄荷沐浴乳的清香。

以后就买这个牌子了。鼬想。

止水像树獭一样在他的颈间蹭来蹭去,惹得鼬痒痒得耸着肩膀想要赶走这个捣乱的坏蛋:“别闹,好热……”

“热了?我去给你拿风扇。”

止水把落地扇搬进厨房,将冰箱里冻好的冰块倒进盆里,然后架在风扇前面。这样哪怕是在没有空调的厨房里,吹出来的风也变得凉丝丝了。

“现在可不可以抱你了?”止水的眼睛很大,这会儿望着鼬的眼神就像一只求抱抱的小狗,眨巴眨巴的格外可爱。

“你抱着我,我怎么吹得到风啊?”鼬有些哭笑不得。“快出去,别给我添乱了。”

“这不是几天没好好看看你,想你了嘛……”

鼬的脸颊一下子就烧了起来。他别过头去专注着自己手上的料理,一颗心却不管不顾地跳得厉害:这家伙,真是张口就撩。

止水见他真害了臊,也不再逗他了,开始给他讲这几天出任务的见闻。鼬一边饶有兴趣地听着,一边琢磨着怎么和止水开口说孩子的事儿。

*****

两个人在享用了一顿久违的家常饭之后,止水洗碗拖地,鼬去洗漱更衣。等鼬擦着头发回到卧室的时候,止水笑眯眯地光着上身坐在床上等着他,手边还放了一瓶精油。

鼬会意地把毛巾扔到一边,将止水面朝下按在柔软的床铺上。他骑坐在止水的屁股上,拧开了精油涂满了止水肌肉饱满的背。

“啊……好舒服……”

“鼬……你真棒……再用力一点……”止水被鼬恰到好处的力道按得又痛又爽,嘴里也开始故意发出引人遐想的呻吟。

“……你再这么乱叫我就要强暴你了!”鼬恶狠狠地一把拧在止水硬邦邦的屁股肉上,惹得止水直嚷嚷宇智波大少爷妄图谋杀亲夫。

幼稚的情侣闹了好一会儿才消停,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交换着呼吸。止水在布置卧室的时候,黏了好多会发光的星星装饰在天花板,他得意地说:“这样我在出任务的时候,小鼬一个人睡觉也不会觉得寂寞啦。”

能成为止水的爱人,好幸运。

“鼬,你是不是有心事?”

啧,不仅幻术一流,读心术也是顶级。

鼬翻了个身,面对着自己的卷毛先生,“你……想不想要个孩子?”看着止水骤变的脸色,鼬连忙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要个孩子怎么样?”

“怎……怎么要?”饶是战斗中贤值10+的止水,也被这巨大的信息量冲击得结结巴巴。

于是鼬把佐助给他的信息一五一十地说了,止水惊讶地不得了,由衷地夸赞大蛇丸大人果然是异才。

“我都听小鼬的。”止水笑得眼睛弯弯,把带着胡茬的下巴埋在鼬的颈窝里蹭他的痒痒肉:“只是小鼬要跟我保证,就算是有了宝宝,最爱的人第一顺位还是要留给我。”鼬忍不住嗤笑起来:“暗部精英还讲这么幼稚的话,丢不丢人……”

“我不管什么丢人不丢人,反正如果以后你偏心宝宝不爱我了,我就哭给你看。”

……

鼬第101次感叹自己太单纯,就这么傻乎乎地被止水伪装了多年的沉稳可靠温柔成熟……的大哥哥形象给骗上了床!

“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来做点造人的准备吧……”

“等等,你别给我把精油弄床单上了,回头还得洗……唔……”

*****

自从做了要宝宝的决定,两个人也开始陆续为宝宝的到来而做着准备。首先要做的,就是去大蛇丸的研究所为两个人的身体状态做好评估。

大蛇丸的助手药师兜是一位经验十分丰富的医疗忍者,他熟练地替二人做好了身体检查,不出半小时便将报告单交给了大蛇丸。

“嗯……止水的身体状况没什么问题,很理想的备育状态。只是鼬的……”大蛇丸看着化验单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

“怎么了?”止水紧张得顾不上礼貌,打断了大蛇丸的话。

“倒也没什么大碍,就是查克拉量有些不足。这个手术的原理呢,是提取双亲的带有自身DNA的查克拉进行融合,然后采用阴阳遁术根据双亲提供的遗传材料而孕育出的婴儿,基于此我们需要双亲大量的查克拉来作为参考。这边的数据显示鼬君的精值只有5,也就是说他的查克拉量只有理想标准的百分之七十。这样的话我们在行术过程中为了强行提取足量查克拉,必须刺激鼬君的八门。虽然这对身体没有任何永久性的危害,但这个过程非常疼痛,而且受术者必须保持清醒输送查克拉,我们是不能注射任何麻醉药剂的。简而言之就是,鼬君必须忍耐疼痛。还有一点,由于过量查克拉的提取,鼬君可能需要在术后卧床一段时间修养……”

“我们还是不做了吧,谢谢您……”

“你不是说过听我的吗?”

大蛇丸挑了挑眉毛,和兜交换了一下眼神,“不过请你们放心,这个手术是绝对不会对你们的身体产生任何危害的。如果止水君实在不安,我们会邀请纲手姬全程参与手术防止意外。当然,这个意外的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你们可以再考虑一下,我和我的助手先去忙,有了结果可以随时告诉我。”

*****

 

两个人沉默半晌,止水叹了口气,揽过鼬的肩膀:“你……就那么想要个孩子吗?”

鼬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对,我想,非常想有和你的孩子。”看止水的表情有所动容,鼬接着说道:“更何况身为忍者,什么样的疼我们没有经历过?小时候我们还经常一起出生入死做任务,比现在的情况不知道危险多少……”

止水闻言笑了起来,他摸了把鼬脑后绑着的辫子,一边赞扬着:“是啊,鼬一直都是我们家族最强大的存在。是我武断了,对不起……”他自嘲地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总是忘了你也是忍者,忍不住去担心你顾虑你,生怕你有什么危险……”

鼬往四周瞟了一眼,确定没人注意他们之后,快速地在止水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另一边,大蛇丸哑着嗓子笑了起来:“看来谈妥了。”

兜:“???您怎么知道的?”

大蛇丸的舌头朝监控CCTV的方向一舔,问诊室的画面便切在了实验室的屏幕上。

兜:“……您真是够了。”

*****

“这里有张表,你们拿回去填好让佐助交给我。”大蛇丸笑眯眯地说,“你们可以将对孩子的一些基本要求写上,比如性别发色,不过不能和你们两个人的外貌相差太远。”

“咦?这些是我们可以决定的吗?”止水拿着表格好奇极了。

“也不全是,除了性别这种明确的基因区别,其他的特征我们只能尽量按照你们的要求去做。但可以确定的是,孩子的外貌一定是和双亲非常相似的。”兜推了推眼镜说。

“还有一点,因为你们都有宇智波一族的血迹界限,所以这个孩子是一定会继承的。而且极有可能融合你们两个独有的写轮眼能力,产生更强大的力量。”大蛇丸颇为自豪地补充道。

“……科教兴村的重担交给您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一向很少表露情绪的鼬,这会儿也忍不住由衷地给这个站在科研顶峰的男人打call。

*****

鼬咬着笔头,若有所思地发了好一会儿呆。

“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听你的。”

“宝宝要卷发还是直发?”

“直发。”

“宝宝要像谁多一点?”

“像你。”

可我希望宝宝更像你啊。鼬暗自心想:如果是男宝宝,像止水的话说不定能挤下四代目成为木叶第一美男的。

隔着厚如城墙的滤镜,鼬心满意足地填好了表格。

*****

晓组织总部办公室。

弥彦抻着胳膊不情不愿地把晓袍披在身上抱怨道:“我们这衣服应该做个春夏装吧?这也太热了……”

小南敲着键盘头也不抬:“问角都支经费。”

那个守财奴,还是算了吧……弥彦缩了缩脖子。

“说起来,鼬请了长假?”长门看着小南在鼬的出勤表后面打了一串×,好奇地问。

“嗯,他休产假。”

“产假?!”弥彦和长门异口同声。

“对啊,他回家造人去了。”小南不以为意地拿了手边的两张白纸。

“他和卷毛分手了?不对啊我不是上个月还看到卷毛来接他,两个人那亲热劲儿我还给你们吐槽过……还是说,鼬……其实是女人?”弥彦只觉得自己的天灵盖都要被这可怕的信息量给掀飞了。

“嗯……鼬虽然长得是挺好看的,可怎么看也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长门也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咻咻”两声,小南折好的两架纸飞机撞上了弥彦和长门的脑门。

“人家大蛇丸的科研新成果,提取查克拉生子。就问你们想不想给学霸打call吧。”

……

“那啥……要不我们商量下,怎么把学霸忽悠过来几天给我们这些学渣也弄点专利什么的赚点外快呗?”


tbc.

=====================================

生子原理那段纯属我瞎编,千万别较真 = =

想在这里征集一下宝宝(男)的小名~~~大家有什么好的提议可以给我留言哈^ ^

 

 


鼬姐姐实在是太美味了!暴风哭泣!!!

疯狂赞美太太!止鼬真是世界第一可爱!😭😭😭

eninaug:

 @他是梦i  @ASAHINAAA  @绿君  @穿龙薯蓣  @❀末世鸿歌❀  @羽曈  @渡鸦王 


之前作为感谢的点图,就按着上次回复的先后顺序排了
画成漫画的就黑白了,单图的简单铺了下色


P6 开始画得太写实,试着补了几个可爱点的不过还是...至少我努力过了orz
P7-9 鼬止注意。最后半夜还是被鼬爬上了床,白天鼬操纵乌鸦换把圣水换成了自来水。然后就是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见的戏码惹(
P10 大家都在一张画布上(。



这次老实打tag了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止水桑一定是吃可爱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