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重发】【止鼬】【微鸣佐】隔墙有眼

R18开车注意!

微量鸣佐注意!

有佐助偷Kui情节注意!

因为简书被封以前的车都被拖走了 = =

补上EVENOTE的链接

请使用普通浏览器打开链接 ^ ^

===========================================

山涧潺潺蝉鸣声声的夏夜,连露水都因着眷恋熟透的桃李芬芳而愈发浓重。

 

尽管身下铺着上等蔺草编织的细软叠敷,将炎日里蒸腾闷重的热气驱散开来;房间里弥漫着旅馆老板娘为今日造访的几位木叶忍者特意挑选的洋甘菊熏香,宇智波佐助却依然毫无睡意地盯着墙壁上被洒满奶白月光的一方小窗。

 

真是美妙的夜晚啊……饶是从小便甚少为周身风土人情所感染的宇智波佐助,在这样唯美清丽的氛围里,也难得地心生感慨。

 

也不知道那个吊车尾任务进行得怎么样了,明早能赶过来吗……

 

 

这几日难得团扇家的几人都有休沐,宇智波止水便兴致勃勃地跟自己的哥哥计划着来个短途避暑之旅。一向听他话的鼬自是欣然同意,当天上午就收拾细软带上佐助直奔距离木叶村不远的源龙山。源龙山不仅仅风光秀美,更为出名的是山林间冬暖夏凉,仙气缭绕,是度假修行的好去处。

 

“你们怎么都不带上我呢我说!”漩涡鸣人在每日例行前来宇智波大宅找佐助的时候知道了这个消息,急得哇哇直叫。

 

“你不是今天有任务吗?又不是故意不带你!大白痴!”佐助伸手挠了一把鸣人的胡须胎记,漂亮的大眼睛翻了个白眼。鸣人委屈地噘着嘴哼了一声,赌气似地把佐助的手拍了下来。

 

“不要生气嘛鸣人君!你的任务今天应该可以结束的对吧?明天早上你就过来找我们也是一样呀!我们要住好几天呢!”止水笑眯眯揉了揉鸣人金灿灿的头发。“是啊,我昨天已经和四代目大人打过招呼了,他说让你跟我们好好玩。”鼬和止水对视了一眼,语气明显比往日柔和许多。

 

“真的吗?”鸣人一扫刚才的阴霾,乐得一蹦三尺高:“鼬哥止水哥你们真好!我会努力尽快来找你们的!那我先做任务去了,小佐助你要等着我!”他用力勾了下佐助的脖子,就咧着嘴干劲十足地跑远了。

 

看着那抹橘黄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角,佐助口中嫌弃着,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哼,真是吵死了。”

 

“你心里明明高兴得不得了吧!”把佐助细微表情尽收眼底的止水忍不住打趣他。

 

“……才没有这种事。”

“耳朵都红了还说没有……”

“……”

“好了止水,你别逗他。”

 

为什么总是想着那个大白痴啊?佐助气呼呼地把柔软的羽织往脸上一蒙,噘着嘴翻了个身:一定是这月亮有问题,搞不好是哥哥布的什么奇怪结界也说不定!

 

正当佐助试图赶走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进入安眠的时候,隔壁窸窸窣窣的异声让他猛地睁开了眼:哥哥的房间有动静!多年的任务经验早已把他的动作神经训练得敏感不已,他迅速摸了压在荞麦枕下面的苦无,光脚踩在木地板上,隐匿了自己的查克拉气息靠近隔断两个房间的纸墙。昏黄的暖光绵绵地渗进佐助鲜红的虹膜,眼前厚实的纺布墙纸仿若无物,鼬的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眼前。

 

这么晚了,止水来哥哥的房间做什么?


上车刷卡点这里(请在普通浏览器打开否则车无法启动^^)


几乎彻夜无眠的佐助还是因着身为忍者的惯性生物钟而早早醒来。他打着哈欠拉开房门,晨星寥落的天空才蒙蒙亮,止水和鼬已经在晓露未干的庭院里进行日常的晨练了。鼬转过头来看见刚起床的佐助,眼睛弯弯像彩虹一样好看:“休假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哥哥脸上的表情依然平和淡然,透着名门望族之后的矜持和高贵,可昨晚明明……佐助顿时有些脸红,不由地暗骂自己为什么老往那种羞人的事情上想。

 

        “怎么了佐助?不舒服吗?”止水也温柔地笑着,内心却暗自好笑。

 

        “没,没什么!我……我去看看鸣人来了没!”佐助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便兀自撇开了在庭院里的哥哥和止水,落荒而逃。

 

        佐助刚到旅馆门口还没喘两口气,一个熟悉的声音就溜进了他的耳朵。

 

        “佐助!我来了!”吊车尾顶着一头耀眼的金毛,背着书包,远远地就开始朝自己大呼小叫。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我没聋!”佐助看着他搭上自己肩膀的胳膊,破天荒地没有甩开。

 

        “我看见你就高兴啊!嘻嘻……知道你最好了,还特地跑到门口来接我……对了,今晚我睡哪?”

 

        “你……今晚跟我睡。”佐助盯着鸣人的脸,幽深的眼睛里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光芒。

 

        “……好。”

FIN.


=========================================

PS:好想扑倒可爱又多汁世上第一好吃的鼬鼬!

想写好多好多的粮给止鼬

觉得他们就是最好的!😭😭😭

[整理][止鼬]宇智波大小姐今日依旧心如止水 正文

之前的正文链接都被封啦 所以干脆把现有的正文部分全部整理出来换了地址~

阅读请点击下方链接 请将打开方式换成普通浏览器浏览 否则会打不开~

NOTE:

鼬性转注意

佐助性转注意 

含有微量鸣佐&带琳情节 

阅读顺序:-> 漫画 -> 

上 by  @非白 

漫画 by  @eninaug 

中 by  @非白 & 他是梦i

PS: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给文搬家.....😂

宇智波大小姐今日依旧心如止水 前传番外之 生日

鼬单性转注意

R18注意

是正文之前发生的事情

提前发了当作生贺

“全世界最好的鼬 

希望你不仅是生日 而且是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快快乐乐~”

链接请使用普通浏览器打开~

==========================================

宇智波大小姐的生日快到了。

她素来不爱铺张,往年过生日也就是和家人一起吃顿饭便当作庆祝。可是今年,宇智波富岳却提出要大张旗鼓地在宇智波主宅办一次生日晚宴。

“借着这次机会,我和你母亲会给你好好挑挑合适的对象,你已经不小了,鼬。”富岳的语气温和,可态度却透着不容反对的坚定。

“小鼬,你自己也要上心啊,如果遇到了心仪的人,主动出击也未尝不可。”美琴替鼬把夹在颈窝的头发顺顺好,她摸着和与自己年轻时一样美丽的女儿的脸庞,自豪地感叹道:“不过,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不对我女儿动心的男人呢……”

鼬对着温柔的母亲笑了笑,算是默许了父母的安排。

 

临近六月九日的几天,印制请帖,布置餐厅,敲定菜单,聘请厨师,采购食材……一系列的准备活动让宇智波上上下下都开始忙碌了起来。虽然家主没有明说,但佣人们都心知肚明富岳之所以这么重视这次宴会,就是为了挑选准女婿候选人。于是大家都卯足了十二分的劲儿办事,希望能博得富岳和美琴的青眼得以晋升。

止水自然也很明白富岳的用意。他很想开口问问大小姐究竟是怎么想的,可每次话到嘴边又被生生咽了下去。

除了大小姐醉酒后的那一夜,两个人并没有再次发生关系。大小姐再也没有丝毫暧昧的暗示,平日里的相处也和以前一样毫无异常。

止水把自己扔在床上对着天花板放空,心烦意乱地揪着头发。

难道是那晚的表现让大小姐不满意?可是……明明是在军校里就被大家羡慕的尺寸啊。至于技术……虽然是第一次实战,可他事后去在匿名论坛里描述了初夜的情况求指点,底下的回帖也是要么骂吹牛要么求睡觉的。说明,表现应该不差才是吧?

 “鼬,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为了这次生日,美琴特地拜托了木叶赫赫有名的天才设计师佐井先生按照大小姐的尺寸定制了三套不同风格的礼服。晚宴的前一天,大小姐带上她的保镖去了佐井的高定店——墨霞。

“墨霞”为了迎接这位贵客,早早贴出了今日不对外营业的告示。连平日里甚少来店面久待的佐井,也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口迎接宇智波大小姐:

“鼬小姐,您好。”

鼬点点头,漂亮的眼睛环视了一下店面的装潢。止水亦步亦趋地跟在大小姐身后,警惕地把每一个店员都扫视了一遍排除危险。

佐井带着大小姐来到了贵宾室,与其说是一个试衣间,倒不如说像是一间豪华的套房。客厅,休息间,盥洗室一应俱全。

“鼬小姐,您的衣服已经给你挂在小房间里了,如果您试了有什么不合心意的地方尽管告诉我,我就在这里等您……”

“不必了,你出去忙吧。有事我会让我的保镖出来叫你。”

“好的,那您慢慢试。”佐井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便退了出去,顺手……把房门锁上了。

随着门锁一声“咔哒”,止水紧张得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额头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这还是在那个荒唐的夜晚之后,他和大小姐第一次在密闭空间里单独相处。

可鼬好像对他的反应熟视无睹,她一甩头发便走进了房间。止水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盯着茶几上泡着新鲜茶叶的杯子,那袅袅的热气仿佛是蒸在了止水的心头,一股股燥热渗透了四肢百骸。


上车请出示生日卡


待两个人结束了疯狂,壁挂钟的时针已经爬过了近两格。止水细心地给大小姐褪下已经脏兮兮的白色礼服叠好,两个人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了一番,在确认没有任何异样之后,大小姐便唤来久等的佐井:

“三件衣服,我都要了。”

 

大小姐生日的当天,素来安静的宇智波大宅迎来了久违的热闹气氛。身为家主的富岳和美琴自是不必说,连最厌烦社交场合的小女儿佐子都在精心打扮之后出现在宴会上。这次邀请的客人非富即贵,更有许多单身未婚的青年才俊。而宇智波止水的神经比平日更加紧张,全副武装的他几乎是全神贯注地站在舞池旁边丝毫不敢懈怠。

随着人群的惊呼声,止水抬头看向楼梯的方向,大小姐穿着一身鲜红的长裙款款而出。手艺精细的裁剪把她妙曼的身姿毫无保留地勾勒出来,艳色的布料衬得她肌肤胜雪,不经意的举手投足竟也美艳不可方物。她甚至一改平日里的淡漠神情,或浅笑或轻颦,一双动人的美目顾盼生辉。

这时,旗木家的独子——旗木卡卡西走上前来,十分绅士地伸出手:“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请鼬小姐共舞一曲?”

旗木卡卡西的出身并不十分显赫,与庞大的宇智波家族相比更是逊色不少。但他英俊的相貌,过人的智慧,高雅的气质却让他成功俘获不少贵族小姐的芳心。更为厉害的是,他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凭借一己之力便将旗木家族旗下的公司“白牙”经营得风生水起,迅速成为了上流社会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富岳也是对这个与自家大女儿颇有交情的青年另眼相看,在很多场合都毫不吝啬地表达出了对卡卡西的欣赏。

鼬看似羞涩地笑了笑,然后将自己的手交给了卡卡西。

音乐声起,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对令人艳羡的金童玉女身上。两个人的配合默契,舞姿更是行云流水,引得大家不住地鼓掌起哄。

止水远远地看着卡卡西扶在鼬纤细的腰上的手,想到昨天这副娇躯还在自己怀里婉转呻吟,做尽孟浪之事,今天却被别的男人吃尽豆腐,心里又酸又苦,一时半会儿竟盯出了神。

卡卡西把脸贴在鼬的耳边,小声调侃道:

“喂,你那位保镖都快把我的手瞪得烧出火了。”

“呵,真是不好意思呢。”鼬也配合地凑过去,两个人看起来就像在无比亲昵地说着什么悄悄话,富岳和美琴更是满意极了,不住地点头。

“长得很帅,身材也很好嘛。”

“我替他谢谢你了。”

“啧,你还挺骄傲的哈。”

“那是当然。”随着舞曲终了,卡卡西和鼬摆出了最后的pose,两个人灵动优雅的舞姿引得全场阵阵掌声,卡卡西牵着鼬的手向大家行了个礼,便退出了舞池。

对旗木家的独子好感度max的富岳夫妇叫住了正欲借故离去的卡卡西,白发青年只得硬着头皮和兴致正高的富岳大人寒暄着。他瞥了眼正偷偷从侧门溜出去的鼬和止水,无奈地自我安慰:算了算了,好事做到底……

 

初夏的夜并不闷热,习习凉风将鼬肩头的秀发吹散开来。止水不敢直视大小姐,只是盯着她红色礼服上的绣花,闷闷地问:

“你……会和他……交往吗?”

“我和卡卡西先生只是朋友。”鼬侧过脸,回答得轻描淡写。

“哦……”止水尴尬地挠了挠头,心下却是一阵窃喜。他不敢在表现得过于兴奋,只能虚虚地咳嗽两声来掩饰情绪。

月光下,鼬美丽的脸庞显得格外精致,比起平日里的凌厉更多出了几分女人的柔软。止水沉默了片刻,走上前去将她脖子上浮夸的钻石项链取下,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首饰盒,拿出一条样式低调许多的项链小心翼翼地给她戴上:

“上次出差去雨之国,看到了这个觉得很适合你……据说是雨隐村特有的宝石所制,会让……”

会让心爱之人感受到自己的心意。

止水张了张嘴,剩下的话却还是没说出口。

“谢谢你。”鼬摸了摸项链,眯着眼笑了。

“鼬,生日快乐……”

只要你幸福……我怎样都可以。

 

所有人都以为生日宴之后,鼬大小姐和卡卡西会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可两个人依然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偶有来往,富岳也只是惋惜两个孩子有缘无分,无法强求。更有不少在宴会上碍着卡卡西没有上前对鼬表明心意的富家公子懊悔不已。

当然了,谁也不知道为何,宇智波大小姐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换掉过她的项链。

tbc.

生贺肝到肾亏了...😂

《01号上卷》repo

以下文字涉及轻微剧透 慎看!
==========================================
运输时间久了点但好歹收到啦!@穿龙薯蓣 

拆了快递发现本子封面和内容的纸质都很棒,表白用心的大酱太太!

本以为只是个很简单的民国小故事,因此一开始没有抱着特别高的期望值。但是当我被情节吸引一口气看完之后才发现:脚本特别完整!主角人设饱满,故事情节也超级精彩!以至于昨晚看完以后第一时间去求大酱剧透一打七和小瞬身之后会不会和好……

止鼬的粮看过的也算不少,但是基于原著两个人到死也要同心同德的关系,好像很少有作品会描写两个人站在对立面的情况。而《01》就算是为数不多的之一,鼬是内伦府的大少爷,止水是早年被逐出宇智波的叛徒,但两个人又有着相同的理想和信念,碍于身份的鸿沟和现实的逼迫,在01的结尾鼬不得不选择牺牲自己的感情。那么之后的故事会如何发展呢?鼬会怎么做到在对付团藏的同时还保全自己的亲人?止水在01 的世界里能不能顺利化解宇智波和火影司的矛盾?止水和鼬能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认为如果一个本子能让读者对后文发展产生巨大的好奇,就是一本很厉害的作品!给大酱疯狂打call!

画的部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止鼬的第一次……止水的眼神超级苏苏苏!鼬的身材也是很让人想摸……(你够了 = =)很有意思的是大酱同时画了一对螳螂给他俩作衬托,在不违和的情况下表达出了带着苦楚和纠结的爱,是很特别的表现手法。继续给大酱打call!

本子的其他优点还有很多,比如武打画面很飘逸流畅,对白和剧情很贴切等等就不一一赘述啦。总之给大酱表白比心!希望太太继续加油!期待《01号》的后续剧情!

PS:意外地发现止鼬还真是适合民国时期的装扮耶……(我发誓不是迷妹滤镜!)不信的话就自己去看《01号上卷》啦!^^

好!可爱的!鼬酱!😘

周刊哲学:

四处摇曳着的是温暖烛火

偷偷藏在背后的惊喜礼盒

让我们一起为他专属的节日唱首快乐的歌~




【宇智波鼬生日祭2017】宣传图正式出炉,来勾引大家产粮啦~


作品形式:以哲学组(止鼬/鼬止)为主,图、文、视频等形式不限。
参加方式:在活动期间发布相关作品,同时带上【宇智波鼬生日祭2017】、【止鼬/鼬止】TAG。
※其它规则详见往次活动。
(稍微迟到的投稿亦可计入TAG统计)







让我们一起祝福鼬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to Itaqi~






日本語の方への説明

宣传图:  @eninaug 



真相就是:

止水:看来我们的关系瞒不住了...
鼬:没关系的止水,我不介意...
止水:那真是太好了,我早就想公开了!!!

读作挚友
写作夫夫
👏👏👏

[重发][止鼬]宇智波大小姐今日依旧心如止水 (上)

鼬单性转预警

鼬单性转预警

鼬单性转预警

& 佐助性转预警

===========================================

因为简书被封了所以重新整理了一次 ^ ^

此篇由  @非白 太太创作 为她鼓掌!👏👏

请换成普通浏览器浏览 否则会打不开~

阅读请点

[止鼬]三途川日和(二)

前文戳这

心血来潮更一下这个,一些随便写写的小片段。想到啥写啥,肥肠随意^ ^

=================================================

4.

在太阳落山前,我早早地把冰块倒进水缸,把扇叶架好在冰上吹着。冥界的气候虽不及四季变换,但在这样日照颇长的时令里还是有点炎热。鼬的睡眠不好,虽然说死人睡不睡对肉身也没什么影响,但我还是想让他舒服一点,来弥补这些年不在他身边陪伴的遗憾。


鼬只是很安静地趟在藤椅上,眯着眼望向窗外。三途川的水被夕阳的余晖浸染,血色浸染着河岸的萋萋青草。几个孩子的亡灵在河边玩耍,没心没肺的笑闹声在这静谧的黄昏显得格外清晰,就好像,他们还在人世,还在期待有长大成人的一天。


“止水,你知道吗?我曾经……杀过这样的孩子。”

我的心咯噔一声。

“他的父母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求我放过他们的孩子。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了……”

“我忘不了那孩子临死前看着我的眼睛,是我最熟悉的颜色和轮廓,却透着与写轮眼不相配的恐惧……”

“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和你切磋的时候,经常用的那把刀?我就是用它,斩杀了族人,斩杀了父母,让宇智波的族地一夜间沦为人间地狱的人,是我。”


尽管我在知道宇智波族人一夜之间几乎全部来到了冥界就大约猜到了事情的始末,但此时此刻听到他亲口承认,我依然感到剜心刻骨的疼痛。我明明是个死人,明明不会再受伤,可是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却让我几乎站立不住。我用力地掐住自己的大腿,试图让自己颤抖的身体平静下来。

“那一天之后的每一个晚上,我都会为我的人生倒计时,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有比这样的屠杀残忍千百倍的报应。”

“我从没想过我死后还会和你重逢,止水,我罪孽深重,是不配拥有这种幸运的。”


我的脚步有些虚浮,可我依然要走向他,抱住他。

出乎意料的是,鼬靠在我的怀里,平静得就像刚才讲的只是别人的故事,没有任何起伏波澜,当然,也没有呼吸。

“去哪里也好,被惩罚也罢,如果老天一定要问责你所犯下的罪,那么也请审判身为共犯的我吧。”

 “可我还是见到你了,止水。”他苍白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脸上摩挲,好凉。原是我毫无自觉地流了泪。

 “对不起,鼬。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一个人……太苦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歉意和愧疚,他是我从小就发誓要好好守护的人,可是我却如此失败,本以为我的纵身一跃能留给他最宝贵的力量自我保护,却没想到他孤身一人在绝境里苦苦挣扎是多么绝望。

“如果是止水,一定会做得比我更好的。”

“不……鼬,你是真正的,伟大的忍者。”


他微微皱起的眉眼终于舒展开来,我伸手去抬他的下巴,他的眼睛还是像映在溪水里的星星那么亮,他的睫毛还是像少女用的篦子那么密,还有他不再吝啬的笑容,还是像多年前一样单纯,让我心动又怜惜。

“能得到你的认可,我很开心。”


我张了张嘴,却被喉咙里的酸痛堵得什么也说不出,索性只是安静地抱着他,看天边的红日渐渐被山头隐去了轮廓,看高悬的明月慢慢被浮云遮掩了光华。他闭上眼,我一边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一边哼着我们小时候经常听族地里的孩子唱的那首童谣:

“追过兔子的那座山,钓过小鱼的那条河,至今依然魂牵梦萦,不会忘怀的故乡……”

这一晚,他睡得很沉,没有梦话,没有挣扎。

我知道,他如此短暂的一生里的每时每刻,都在渴望着这样求不得的宁静。

tbc(?)

================================================

注:文中的童谣出自日本童谣《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