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止鼬]三途川日和(一)

脑洞源自于 @非白 太太的一个小段子 地址戳我

此文算是后续?是糖是刀说不清 反正就是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腻歪(?)的平淡生活吧。

就是一点点小段子 想到哪写哪~大家也就随便看看吧^^

=====================================

1.

稚嫩的孩子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长发黑瞳的大哥哥有多好看,听觉无比敏锐的我却忽然难以辨别孩子的声音了,电光石火间脑海里不断冒出的念头仿佛无数吹出的皂泡:会是他吗?怎么可能?……

我循着湍急的水声往河边走,繁茂的菖蒲磨破了我快速移动的脚背,让我本就又惊又惧的心更加难耐。

“是你吗?小鼬?”

回答我的,只有似婴儿啼哭般绵绵无绝的鸦声。

我佯装无法视物脚底一滑,半个身子都倾斜在那腐蚀灵魂的三途河水之上。

意料之中的,记忆中无比熟悉的臂膀稳稳地撑住了我的腰。

而我的心却瞬间沉进了冰冷刺骨的河里。

“真的是你……”我想要伸手触摸一下他的脸,却被狠狠地拍开。

“小鼬!”毫不犹豫就牢牢抓住他……大约是我与生俱来的本能。

他并没有挣开我的拥抱,我能清晰入骨地感受到他安静细微的颤抖,和八年前与他在南贺川分别的时候,如出一辙。

我轻轻地抚顺他已及腰的长发,在他的耳边落下亲吻一般的安慰:“没事了,我在。”

他绷紧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就像儿时一起修炼的时候,写轮眼用累了就靠着我的肩膀一样。

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和他终于迎来了这片刻奢侈的安宁。

 

2.

他不愿和大多数忍者的亡魂群居,便和我住在三途川边的小小石屋里。

我有些窘迫,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得很:“抱歉啊,这房子有点小。因为都是我一个人住所以也懒得打理……过几天我休息就来重建个更大的。”

“没有关系,反正也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他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柔和好听,这种久违的感觉差点让我落下泪来。

“你为什么没有重生的眼睛?”他坐在了我旁边,我能感受到他清冷气息的靠近。

在冥界,承载亡魂的肉体,若是在死前有所损缺,是可以通过黄泉之主阴阳遁的力量恢复健全的。

“现在这样也并没有觉得不妥,所以不想麻烦了。”

我避重就轻的回答引起了他的不满,他的语气生硬了起来。

“你不想看见我吗?”

少年时代他便极少用这种赌气的口吻和我说话了,现在成了真正的大人,倒是添了些许孩童的稚气,我不禁失笑:“怎么会?天知道我有多想看看你现在可爱的样子……”

他现在一定是脸红红地扭过头,说不定还会鼓一个圆圆的包子脸。

嘛,还真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去再生眼睛了。

“为什么,这么快就来了?”

他的沉默,让气氛陷入了微妙的尴尬。

我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发顶:“好啦,我不问……”

“我会告诉你一切,只要你找回你的眼睛。”我感到他把脑袋倚在我的肩头,淡淡的发香萦绕在鼻息间久久不散。

我大胆地回揽着他的腰,或许是这会儿心情平静了才发现,他的身量竟比八年前还要纤细瘦削。摸着他骨节突出的肋部,我的心像是被尖利的兽爪狠狠地挠了一把:这些年,在鼬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这里也能看见月亮啊……”他调皮地捏了捏我的手,像是要给我安心的力量。

“嗯,以后我可以和你一起看。”我紧紧地回握着他微凉的掌心,对他低声承诺着。

我猜,他现在的笑眼一定比世上最灿烂的彩虹还要美上几分。

 

3.

鼬睡得很不踏实,一直在翻身,好像连梦中都在经历着不可知的不安和痛苦。

我不得不把他抱在怀里,让他躺进我的心跳。

他死死抓着我的衣襟,埋在我的胸口断断续续地呓语:“妈妈,对不起……”“佐助,原谅我……”“止水……别跳……”

我拼命地压抑着鼻头的酸意,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他瘦削的背。

 

月落雾起之时,我小心翼翼地松开好不容易陷入沉眠的鼬,生怕将他惊醒。

踏着厚重的晨露,我找到日夜不休注视着三界往生的冥主,请求他复原我丢失的眼睛。

喜怒不形于色的黄泉之主竟然头一次对我的事流露出了好奇:“过了八年才想起来找我复明,是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我抿了抿嘴:“我想看看我的……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就是那个盯着你看了好几天的孩子?他是你的什么人?”

呃,怎么没人告诉过我原来神仙也是这么八卦的?

“是……我……我喜欢的人。”第一次如此袒露心声的我,感觉脸颊热热的。

……

喂……这有什么好笑的?

 

在沉睡了不知多久以后,我的意识从混沌中恢复了过来。眼眶里久违的充盈感告诉我,我的眼睛回来了!

虽然隔着薄薄的眼皮已经能感应到微光,但我并不急着睁眼。

在向黄泉之主道谢之后,我加快脚程奔跑在回家的路上。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期盼着某件事,就像荒芜沙漠里步履蹒跚之人对绿洲的殷切渴望。

我兴冲冲地推开家门,喊出的声音都带着无法控制的颤抖:“小鼬!我回来了!”

猝不及防的,我落入了一个缱绻的拥抱。

太近了。我嗅着鼬身上独有的体香,下巴若有似无的摩挲着他裸露光滑的脖颈。

直到他确认了我还真实地在他身边,他才放开我,和我面对面站着。

恐惧感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兴奋,我吐纳了一口清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笼罩了我八年的黑暗,终于被这双潋滟流光的眼眸驱散殆尽。我的双眼,原来是如此的渴望着他的注视啊……

我捧着他的脸,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一般细细地端详:他瘦了,气色也不太好,可是眉眼间的清丽之色更甚于前:“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哦不……是更好看了……”

他满盈的清泪终于毫无保留地掉了下来,一颗接着一颗,重重地砸在我的心上。

我的拇指摩挲着他苍白的,挂着水珠的脸颊,疼惜地唤他的名字:“小鼬,笑一个……”

“我爱你。”

他濡湿的眼睛蓦地睁大了。

这句迟了八年的告白我早就该告诉他。

沧海一粟,天地蜉蝣,在这苍茫世间,一个人,能有多少生生死死,能有多少起起伏伏,又能有义无反顾去爱的机会呢?

我不清楚。

我只是看着他露出漂亮恬然的笑容,仿佛抖落了一身人世沾染的尘埃,把我碎裂缺失的灵魂拼凑完整。

我情不自禁地寻着他红润的唇,虔诚地吻了下去。

服从于本能想要拥有彼此的所有冲动、欲望、爱意,在这只属于我们的时空里,都是可以被放纵,可以被原谅的吧?

肆意铺洒的阳光透过墙壁上的一樽小窗笼罩着我们相拥的身影。我也终于看了孩子们交口称赞我却从未领略过的,三途川最奇妙的晴朗日和。

=========================================

tbc(?)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