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宇智波大小姐今日也心如止水 番外之 前传

预警: 鼬单性转 有BG肉 

预警: 鼬单性转 有BG肉 

预警: 鼬单性转 有BG肉 

重要的话说三遍!

此篇主要是讲大小姐和止水保镖如何勾♂搭♀上的 ^ ^

R18部分走链接(简书被封换了evernote 请使用浏览器打开否则会看不了T^T)

===============================================

在宇智波止水过往的生活里,除了年少时日夜为生计奔波便是日复一日枯燥的体能训练,他并没有机会也没有闲暇去接触女孩子。但他的一班前辈倒是接过不少贵族小姐的护卫工作,猿飞也曾偶尔调配他去帮忙。前辈们以为从没开过荤的止水会被那些骄矜美丽的少女少妇迷了心智,总是私下拿他打趣,他也不生气,只是摇头笑笑。工作的时候除了必要的接触,并不多看委托人一眼。

 

“嘛,没有什么兴趣。”止水面对“关怀”他的同事们耸耸肩。

 

他并没有撒谎装正经,在他看来,这些养尊处优的公主们皮相虽优美典雅,品行或端庄矜持,或蛮横骄纵,但浑身曲线的身子里却盛满千篇一律的无趣:逛街,聚会,逛街,聚会……  止水听着几个身上穿着品牌特供的最新款却各怀情绪的名媛们,自以为不着痕迹地说着绵里藏针的场面话,不由地在内心叹气:实在是无聊的女人啊……

 

可是止水发誓,大小姐和他所有见过的名媛……哦不,应该说是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

在道场上看见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开始,他便对她产生了别样的兴趣。

 

说她是天才,她却比普通人要努力百倍。在书房里,她每天都会拨出固定的时间读书看报;在道场里,她训练的强度和拼命的架势根本不逊于专职护卫。说她不爱交际,她对时尚的敏锐和把握又丝毫不输于任何其他家族的女眷;每次出席必要的社交聚会,她一出现,必定成为大众目光的聚焦点。说她少话少笑,她对待身边工作人员的态度虽然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却毫无一丝的盛气凌人。

 

而这位声名显赫的大小姐在家族集团中,更是有着不输须眉的话语权。且不论公司日常的管理,在她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下井井有条,她的父亲——宇智波富岳在公司的任何重大决策上,必须征得鼬的认可才会进行实施。她的亲妹妹佐子,更是因为崇拜完美的姐姐而对她言听计从。

 

更何况,这位大小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气质柔美,连面容也是拔尖儿的姣好。止水都不敢将自己的目光在她身上多做停留,生怕自己一时疏忽贪看了美色。

 

宇智波鼬就像一本封面唯美印刷精致的小说,行文清爽丝丝入扣,每多翻一页故事便更精彩一分。止水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就像初春的湖水,只是被欲即欲离的蜻蜓轻轻一点就涟漪不止。

 

当然,止水只敢把倾慕深深地埋在心底。对大小姐明追暗示的追求者简直数不胜数,身份显贵者有,青年才俊者更有,可她似乎对情爱这方面没有兴趣,每次都是或委婉或礼貌地拒绝。而自己呢,只是个无背景无家世无学历的蓝领,如今有幸能与她每日相见,哪怕是绝不可越雷池一步,止水已经觉得十分满足了。

 

好在大小姐对他的工作表现十分满意,入职没多久便和猿飞签了五年的合约,给他加了薪水,让他住进了宇智波主宅的工人房以便24小时随传随到。

 

这日,止水随大小姐去参加大蛇丸在南贺川大楼筹办的慈善酒会,包括团藏在内,众多集团的掌舵者和家眷都受到了邀请。宇智波富岳和夫人美琴因着一单跨国贸易的竞标去了欧洲考察,顺便带上了大学放假的佐子让她多参与家族生意以便将来辅助鼬,所以这次大小姐只能单独赴约。止水深知宇智波和大蛇丸集团之间不甚明朗的利益关系,而且宇智波的死对头团藏这次也会露面,敏锐如止水,不用大小姐多言,他也知道这次的宴会上对宇智波鼬的安保工作有多么重要。

 

止水在出门前仔细检查了身上的便携装备,领着几个保镖在一楼的客厅里等待大小姐梳妆。止水见几个同事都是一脸神经紧绷的模样,边调笑了几句缓解气氛,正说笑着,大小姐便提着裙摆下楼来了:

 

“可以出发了。”

 

止水看了一眼大小姐的打扮便愣住了,和以往稍显保守的款式不同,她今天选了一件黑底红云点缀的低胸晚礼服,不仅莹白光洁的肩背脆生生地暴露在外,连丰满圆润的半个胸脯也在滚边的蕾丝里隐隐若现。大小姐对管家说:“今天我会晚归,大家没事就早点回房休息吧,不用等我。”不知为何,止水内心一股无名火烧得他燥热不已,向来冷静的他竟然不假思索地暗骂了一句粗话。

 

“怎么了?”专注和管家说话的大小姐并没听清止水说了什么。她转头来直直地看向止水:大小姐今天的妆容也和以往的清淡风格不同,大地色的烟熏妆配上略显浓烈的唇色,真是性感得要命。止水平复了一下狂跳的心脏,目光避开大小姐的凝视,落在她礼服精心绣制的红云上:“据我所知今天的宴席是露天的,入夜以后风大湿冷容易感冒,您还是带上披肩比较妥当。”管家也在一边点头赞同止水的建议,鼬思忖了一下,便转身上楼了。

 

趁着大小姐上楼选披肩的档口,素来嘴碎的银平凑在止水的耳边贼兮兮地说:“大小姐的身材真是辣,你看她那腰,估计一只手臂就能圈着……还有那沉甸甸的奶子,不知道一个巴掌托不托得住……”“胡说什么?!”止水用对讲机狠狠地在他头上一敲,语气也格外不善起来:“你要是敢打她的主意,我可饶不了你!”

 

“哎哎,止水君别这么凶啊,我这不就是说说么……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好不好,说真的我都不一定打得过她……”

“你要是不嫌命长,以后就少给我胡说八道!”

“好嘛,我讲错话了,你别那么大火啊!我又不是在说你码子……难道,你想把大小姐?”

“啧……”见止水真的动了怒,银平连忙双手合十告饶,一烟溜儿地跑远了。

 

 

路上,止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耳听四路眼观八方,丝毫不敢懈怠。当他将视线移到后视镜的时候,镜子里正好映着大小姐深邃的乳沟……止水一时间看得入迷,直到司机按了声喇叭他才回过神。止水心虚地用余光瞥了一眼后座,鼬正把玩着移动电话无暇顾及其他。止水这才放下心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果然,漂亮的宇智波一进会场,便吸引了众人艳羡的目光。一时间各路上来示好的富家公子络绎不绝,止水和几个手下丝毫不敢懈怠,神经紧绷地注视着每一个来往他们周围的宾客。

 

鼬一如既往和各位前来打招呼的贵客们礼貌寒暄,觥筹交错间,她听到了漩涡家小子熟悉的声音:“鼬!姐!姐!”一时间,宾客们哄堂大笑,鸣人还大大咧咧地毫无自觉,拉着父母往这边走。鼬紧紧绷着嘴角才强忍住了笑意,她捋了下头发,冲鸣人点点头。

 

 “鼬姐姐好!今天来得好早啊!佐子什么时候回来呀?”鸣人元气十足地对着大小姐鞠了个躬。

 

“鸣人你好!佐子呀……还得过段时间哦!”鼬故意卖了个关子,果不其然鸣人的脸色就耷拉了下来。看到后面跟着的漩涡夫妇,她往前走了一步做了个礼:“水门大人,玖辛奈大人,好久不见。”

 

“哎,看看我们小鼬,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玖辛奈笑眯眯地拉过鼬的手腕,细细地打量着。“真羡慕美琴生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呢……”

 “玖辛奈阿姨,您可就别打趣我了……”鼬冲着玖辛奈吐了吐舌头,挽了玖辛奈的胳膊亲亲热热地聊着。

 

止水趁着两个女眷闲聊的档口,迅速地用目光在会场搜寻团藏的踪迹:得找到他在哪,以防……

“咦?你就是佐子提到的鼬姐姐的那个新保镖吗?”插不进话的鸣人拉了拉止水的袖子,好奇地问。

“啊……回鸣人少爷的话,在下宇智波止水。鼬小姐的安全是由我负责的。”

“瞬身……止水吗?”

“您,您竟然知道……”波风水门的话让止水有些受宠若惊。

“哈哈,我早年也是对格斗体术有些研究呢,听过你的名号,想必是位非常厉害的选手吧?”水门是位阳光帅气的美男子,尽管已经过了青春的年纪却依然气度不凡:“有机会的话我们来切磋一下怎么样?”

“好啊好啊!我都好久没看我老爸出山了!我说保镖大哥,你快答应吧!”鸣人乐得一蹦三尺高。

“老公,你又来了……”玖辛奈无奈地拍了拍水门的胳膊。

“这……”止水为难地看着鼬,没想到大小姐只是抱着胳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丝毫没有解围的意思。于是他想了想,开口道:“能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金色闪光’切磋,是后辈莫大的荣幸。承蒙大人看得起,只要您开口,在下十分乐意奉陪。”

 

既无妄自轻贱也无自恃傲慢,还能恰到好处地奉承对方,这小子的情商还可以嘛。水门满意地点点头,举了酒杯朝鼬敬了敬:“小鼬,你这保镖选得不错哦。”

 

玖辛奈和大小姐交谈了一会儿,不便有其他家族的贵客来找水门。玖辛奈抱歉地笑笑,便带上鸣人和水门一起去向了别处。临走前,鸣人还不忘回头叮嘱着:“鼬姐姐!你一定要让佐子给我回消息呀我说!……”

 

桌边只剩下鼬和止水两个人,大小姐又端了一杯香槟啜了一口,漫不经心地说:“刚才表现不错。”

止水得了大小姐的夸赞,心中又喜又甜,面上却还是端着持重的模样:“谢谢大小姐,能不给您丢脸我就很庆幸了。”

 

“鼬大小姐今日是一个人过来的?”

过度沙哑的声音让止水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人,怎么能如此神出鬼没的?

 “是志村大人,您好。”鼬脸上的厌恶转瞬即逝,她转过身去,换了一副温柔的笑容。

“鼬小姐可真是出落得越来越美丽了,真是让人倾慕啊……”团藏的脸赤裸地暴露在敞亮的水晶吊灯下,脸上斑驳的瘢痕和盘结的皱纹便显得格外清晰。此时他的嘴角不情不愿地向上抽搐着,细细看来煞是骇人。

“大人谬赞了,无非是今日稍作打扮了一番,想着不要在这样的场合出洋相才好。”

“鼬小姐真是过于自谦了,放眼整个火之国,还有哪家千金的风姿能比得上你呢?不过嘛,再美的鲜花也需要甘露的滋润,否则会枯萎得很快呢。据我所知你还没有心仪的交往对象吧?我这可是有几个……”

这惺惺作态的模样真是令人作呕。止水死死地盯着团藏,恨不得在他身上烧个洞出来。

 

“劳烦大人您费心了,不过……我现在的重心还是在熟悉家族的事业上,确实没有闲暇去考虑个人的感情问题。这杯我敬您,多谢您的美意了。”鼬随手从侍者的托盘上取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哦?这么说,鼬大小姐是连个接触的机会都不给啊……真是令人遗憾。”团藏话锋一转,“不知道大小姐,有没有兴趣听听最近发生在我家的一个小故事?”

“愿闻其详。”大小姐又拿了一杯红酒。

“我家里有一条养了十几年的狗,以前呢一直很听话。让它坐不敢站,让它跑不敢跳,每天都是在家里乖乖看门。可是最近呢,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这狗啊心野了,总想着往外面跑,佣人阻止它,它急了还想咬人。你猜猜,我是怎么办的?”团藏扭曲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止水下意识地把手挡在大小姐身前,被鼬按住了。

“依照您的一贯作风,这狗,怕是不会有好下场吧。”鼬依然不徐不疾地喝着杯子中的酒,止水皱了皱眉:大小姐好像喝得太多了。

“鼬大小姐果然聪明得很。其实对于主人来说,这狗养了这么多年,若识相一点,肉骨头我还是会给的。如果还想着要反咬主人……哎,我还嫌管家乱棍打死太便宜它了,若我当时在场,可得挖了这个不长心的狗东西的眼,生生摔死它解解恨才好。鼬小姐,你觉得呢?”

止水只觉得身上热一阵冷一阵,脑子里突然电光火石地闪现出一幕幕陌生的画面。一直在喝酒的大小姐此时却突然爆发出笑声:“谢谢团藏大人的故事,真是……很精彩。不过……”鼬好似站不稳一般,瘫倒进止水的怀里,绯红的脸颊冒着热气。止水连忙架住大小姐,她的颈间抵着止水的鼻子,清甜的体香混着酒味让止水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该死,这种时候居然还在乱想!

 
“不过团藏大人……您可千万不要把豺狼错认作土狗……呃……等到身体被豺狼撕得支离破碎……才开始后悔……狼,可是最喜欢生咬活人的肉,一点一点撕扯着……越挣扎,越痛苦,越刺激,越兴奋……想想就觉得很带劲呢……”鼬一副喝高了的模样,可这面带笑意半真半假的醉话,却让四周的人听得遍体生寒。

 

“鼬姐姐!你没事吧?”鸣人眼尖,看到大小姐倒在止水怀里便觉得不对劲,连忙跑过来了。

“没事……团藏大人的故事太精彩……听得入了迷便多喝了几杯……”鼬扶着额头试图站直了,一阵眩晕又倒进了止水怀里。

“止水,你先送鼬回家吧,我等下去跟大蛇丸打个招呼就好。”跟过来的水门冷冷地瞥了团藏一眼,老东西自讨没趣地耸耸肩,讪讪地退到了一边。

 

止水点点头,用披肩把鼬的上半身裹好,托起鼬的膝盖轻轻一端,便轻松地把她抱了起来。许是大小姐真的酒上头,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然毫无反抗,反而把脸靠在止水的胸膛上,嘴里还小声地嘀咕着头晕。止水冲几个手下示意让他们去停车场开车,自己便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的大小姐出了会场。鸣人呆呆地看着止水远去的身影,情不自禁地说:“这个哥哥好帅啊!”

“啪!”

“妈!你干嘛打我啊?”鸣人委屈地捂着脑袋叫唤。

“我问你,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搞得定我儿媳妇?!这都多少年了,佐子到底答应你没有?”

“你急什么呀……我这不是还在追吗……再说了,佐子肯定是喜欢我的,她就是不好意思……”

“我愚蠢的儿子啊……你要是在这方面有你爸一半机灵,现在我们都抱上孙子了!”

“爸……救我……”鸣人欲哭无泪地看向自家老爸求助,水门立马收起幸灾乐祸的笑脸,装作若无其事地和身边的奈良家主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

“……佐子!你——快——回——来——呀!”


辆自行车


大小姐揉着眼睛坐了起来,脑袋还有些眩晕。她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被,身上的体液痕迹已经被清理干净。要不是胸口的齿痕和下体还残留着微微的肿痛,她自己都要开始怀疑昨晚的一切是否只是南柯一梦。

“抱……抱歉,我以为您还在睡……”止水端着餐盘没有敲门就进来了,一张俊俏的脸在看到床单上残余的浅色血迹陡然涨得通红。

“嗯,没事。”大小姐把他的反应尽收眼底,面上却依然冷冷的:“今天的行程是什么?”

“啊……您问行程……今天中午十二点您和‘守鹤’的手鞠我爱罗姐弟在一乐酒场有一个饭局……”

“知道了,把早餐放下,你也去准备一下吧。”

“……是。”

 

一句“请您和我交往吧”在止水的嘴边转了几次,最后还是被咽回肚子。他轻轻地退出了房间,苦笑着摇摇头。是啊,对于她来说,大约只是醉后的一次意乱情迷,又作得什么数呢?

 

殊不知,大小姐正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回味昨晚的疯狂,想到他沉沦于自己的肉体时拧着眉头低吼的模样,还有他用力抱着自己时身上鼓起的腱子肉,以及那家伙让人惊叹的尺寸……饶是冷傲如鼬,这会儿也难忍羞怯地笑了起来。正在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什么事?”

“昨天情况怎么样?”

“哼,那老贼能奈我何?我不知道他想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来阴我,所以我自己装个醉,他也就没辙了。”

“你真是胆大,明知道他最近盯上你你还单独赴宴。万一在宴会上动点手脚你可怎么办?”

“怕什么?我家保镖又不是摆设,他会保护好我的。”

“……你家保镖?那个什么瞬身?”
“嗯。”

“哈,他是那个你从小就看上的小情人?要我说,你直接问他还记不记得你不就结了……”

“还有事没事?没事我挂了。”

“呀,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好心好意打过来关心你,你就这么不耐烦?哇这个世界果然除了琳都是虚假的……”

“三,二,一……”

“好好好,再说最后一句,”宇智波带土突然压低了声线,“大小姐您可别只顾着恋爱忘了我们的计划……”

“呵,这句话该我跟你说才是。智商不够勤奋来凑,好好努力吧贤二!”

“……你大爷的宇智波鼬!那什么止水还是止火,以后要是娶了你真要倒八辈子血霉!喂?喂?我靠还挂我电话……”宇智波带土咬牙切齿地诅咒着:我祝你们一辈子都只能当炮友!炮!友!

 

待大小姐梳妆好来到楼下的时候,他的保镖早已在门口等待了。大小姐因为昨夜的疯狂,脚步略微虚浮,再加上是初经人事,下体还有些隐隐作痛,尽管她掩饰得很好,止水还是看出她的不适。

 

大小姐刚准备拿鞋柜里新定制的缎面高跟,却被他的保镖按住了手。止水在鞋柜的底层取了一双和她今天的穿着色彩相配的平底鞋,蹲下来扶着她的脚给她小心翼翼地换上:“今天,就不要穿高跟鞋了吧。”

 

鼬被他的话惹得脸颊一热,她咬了咬嘴唇,终是没有作声任由止水给她穿鞋。

 

大小姐的脚型很漂亮,细白的趾头上涂抹着晶亮的甲油,看起来格外诱人。但是止水的心,却在掌心触到结在她脚底异于常人的厚茧时,狠狠地被戳疼了一下。他想起了大小姐如此拼命也要精于格斗的原因,原是她小时候差点被人劫走,留下了一生的阴影。

以后,有我在,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够伤害您,我的大小姐。

==============================================


评论(3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