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鸣佐+止鼬]相望

699后剧情原创

叔鸣x叔佐

冥界止鼬

宇智波兄弟亲情向

受到 @eninaug 太太的无料漫启发之后的一篇脑洞。

原漫画戳我

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

============================================== 

 

      宇智波佐助独自一人漏夜回到木叶火影楼。他来到鸣人办公室的时候,暗部队长正恭恭敬敬地屈膝在七代目大人面前。

 

      清明既过,淅淅沥沥的春雨湿了夜幕里宁和的村庄。

 

    “火影大人,宇智波大人,经过我们的破译,这本古籍上记录的是一个关于轮回眼的禁术。”

 

      鸣人给佐助斟玄米茶的手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向宇智波深邃神秘的眼睛。

 

    “轮回眼能看破三界往生,与万花筒写轮眼产生跨越生死的共鸣。这种禁术可以让施术者的魂魄游离身体,在忘川河边与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亡魂相见。”

 

    “只是这个术的冷却时间长达百年,不仅需要大量的查克拉,对施术者的身体也有极大的负担。如果在施术过程中产生了过强的情绪波动,魂魄很可能会挣脱束缚被困在冥界无法回到自己的身体。”对方并没有察觉到两人间骤然微妙的气氛,语气甚于平时的平静,让鸣人恍然间有种溺于死水的窒息感。

 

    “把破译好的文件留下吧,你可以回去了。”

 

      坐在一旁的佐助一直没有开口,乌黑的眼珠子却慢慢盯住了鸣人。

 

    “你怎么想?”在暗部队长退下后的半晌静默里,鸣人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嗓音艰涩。

 

      这茶味,断不如平日香浓细腻。

  

      佐助不答话,只是拿了文件翻看了几遍。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掌心细细摩挲着纸张,发出粗粝的声音。

 

     “你……是不是想去见他?”

      

     “……”

 

     “可这个禁术还是……太危险了啊我说!”连改掉多年的口癖都冒出来了……佐助嘴角的弧度勾得好看至极。

 

 

     “身为弟弟,在他生前没有关心过他分毫;死后,总应该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昔日爱痴恨狂的少年,磕磕绊绊游过时光的长河,也练就出了一身以柔克刚的好本事。

 

    “可是……”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不在乎其他人怎么说,但……我最想得到的,是他的认可和祝福。” 

 

      鸣人看着他追逐了一辈子的微笑,所有能想到的拒绝的理由都在心腔里百转千回,最终烟消云散。

 

      也罢,他从来,都无法拒绝宇智波佐助想要的一切。     

      

      只是在鸣人的强硬干涉下,佐助不得不暂时停掉了所有的任务养精蓄锐。休沐几日在家倒也乐得清闲,每天除了日常修炼就是做做饭看看书。

 

      忙了一天的火影大人回到家,就看见佐助跪坐在榻榻米上沏茶。尽管他只有独臂,可他的动作娴熟又优美,行云流水之间都透着名门遗孤的风骨。

 

      另一侧空荡荡的袖管被打了个漂亮的结。

     

      和着花香的春风把悬在窗台的风铃吹得清音不断。鸣人心念一动,从背后抱住佐助略显清减的腰身。

 

     “给你煮了拉面放在厨房。”

 

     “佐助你真好。”

 

     “还有,我想让小樱给我接个义肢。”

 

     “哎……我的心真的好痛啊我说。跟你念了十多年你都不为所动,现在要去见鼬哥了你就……果然在你心里还是鼬哥比较重要……”

     

     “……”

     

     “好好好,我明天就去跟小樱说……”

 

     “……试试。”佐助端了盛满青碧颜色的玲珑瓷杯,奉到鸣人眼前。

 

      鸣人就着佐助的手呷了一口,由衷地赞叹:“还是你泡的茶最赞了……”他埋首在佐助颈窝,翕动着嘴唇喃喃道:“想要以后的每一天都能这样和你在一起,佐助……”

  

      佐助紧了紧他抱着自己的胳膊。

 

 

      尽管鸣人的内心有千般不愿万般不安,施术的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佐助一早就换上了宇智波的族服,为了掩盖刚接好尚有排异性的义肢,鸣人特地找了村里最厉害的裁缝把青蓝色的团扇衣改成了长袖。

     

       因为害怕施术过程中出现无法预知的意外,鸣人甚至顶着长老们的压力,将隐退许久云游四海的纲手公主和常年浸泡在实验室的大蛇丸大人请回了村里坐镇。

 

      佐助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一圈S级忍者,神色平和地躺在床上,内心早已经把鸣人烧了个乌漆漆。

       

      搞这么大阵仗,简直把宇智波的脸都丢光了!

 

      鸣人单膝跪在床边,全然不避嫌地抓着佐助的手,脸上夸张的表情犹如自己马上要英勇就义……

 

    “佐助,答应我,千万不要太激动!”

    “你已经跟我说了很多遍了……”佐助无奈,这家伙还真是越老越啰嗦!

    “你一定要回来!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吊车尾你别说话了,真的很丢脸……”你再这么说下去我会没脸回来的啊大白痴!

    “万一你回不来那我也去死好了……”

    “你可以闭嘴吗……”不然我还是和哥哥待在一起好了……

    “记得代我向鼬哥问好!还有……”

 

      轮回眼启,佐助在陷入意识的漩涡之前,最后看到的,是鸣人金色的发间,一抹隆冬霜雪的白。

  

      等我回来,鸣人。

  

 

      忘川的水,原来是渗着无数孤魂的血色。

  

      佐助活动了下还不太适应的左臂。

 

      天际的尽头涂抹着不鲜艳的黄色粉彩,不远的前方,两个熟悉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

  

      饶是他无数次午夜梦回,拟想过他和鼬重逢的情景,真到了这期盼已久的时刻,他千锤百炼的心还是不听使唤地狂跳不已。

  

    “你来了,佐助。”

 

      佐助张了张嘴,鼻子酸得要命,喉咙被沉重的铅塞得满满当当。

 

      鼬的模样,还是停留在他去的那年。唯一不同的是,他漂亮的眼睛里,盛满的是佐助从小到大都渴望不已的温柔。

 

      站在鼬旁边的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眯起了一只眼睛,笑盈盈地说:

     “佐助君已经长成真正的男子汉了,比我还要高了啊……”

     “止水哥。”二十几年不见,宇智波止水与自己孩提时代记忆中的样子分毫未改。那是属于他最好的年华,朝气蓬勃的脸就像春日里的暖阳,永远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和新鲜的生气,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我先去那边等着。”止水冲着鼬点点头,把这来之不易的时间留给宇智波兄弟。

 

     “鼬。”

 

     “这是……轮回眼?”

 

     “嗯,四战的时候六道仙人给的。”

 

     “现在我们能这样见面,也是托这只眼的福吧?”

 

     “嗯。你……在这边过得怎么样?他们……我是说大家……有苛责你吗?”

 

     “我并没有与父母族人住在一起。”鼬垂下眼睛,没有正面回答。

 

     “那你……”

 

     “有止水陪着我,你不用担心。”

 

     “止水……你们……好吗?”

 

     “我们一直……都很好。”谈到止水,鼬的表情明显轻快了不少。他甚至难得俏皮地眨眨眼,整个人都散发出不同于以往的活泛。

    

      佐助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他看了一眼不远处靠着树干闭目养神的止水,不由欣慰地笑了。

 

      

     “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鼬注意到他打着绷带的左手,好看的眉宇也微微地拧了起来。

 

     “没事,前几天出任务的时候伤到了。”佐助装作不经意地把左臂藏在了身后,好在鼬不疑有他,并没有追问下去。

 

     “鸣人……他当了火影……他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他有心了,替我谢谢他。”

 

     “还有……我和他在一起了。是……想要一起生活的那种在一起。就像你和……止水……”在鼬突然变得十分玩味的眼神攻势下,佐助的双颊染上了霞云的红。果然,亲口向哥哥坦白,还是有点害羞……

 

     “虽然……这种事在我看来并不需要和谁交代,毕竟……我和他,都没有亲人在世了……但我想……我应该和你分享……”

 

     “你觉得幸福就好,佐助。我相信你会为你的所有选择负责。”

 

      “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们,唯有这条项链,就当作我的贺礼吧。”鼬说着,便取下了脖子上陪伴他多年的项链。他微微踮起脚,小心翼翼地为佐助戴上。

 

      佐助抚摸着还带有哥哥体温的金属,一腔酸甜的暖意在胸中翻涌。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村子的近况,聊着新开发的忍术,聊着忍界日新月异的发展,就像普罗大众万万千千的普通兄弟一般闲话家常。

 

      末了,佐助揉揉眼睛,鼓足勇气,问出了十几年来他一直想问的话:

 

    “你真的……就没有什么留恋了吗?”

 

      鼬看着弟弟满是期待的眼睛,心中百感交集。他的面容早已不复年少的稚嫩青葱,可他此时此刻看向自己的眼神,和小时候眼巴巴地希望得到自己赞许的模样如出一辙。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惜使用禁术也要见自己一面,鼬的心蓦地一软,他抬高手臂,摸了摸佐助已经柔顺服帖的黑发。

 

     “我很抱歉,身为兄长,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在你年少的时候欺骗你伤害你,让你活在仇恨的阴影之中。现在的我,也不能为你做更多的事情,不能继续照顾你,是我的过错。如果可以,我很想活着,看你成就宇智波的荣耀,看你组建幸福的家庭。抱着这样的心情,有时候也会很惶恐,担心你过得不好,甚至担心某一天你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哥哥……”

 

      “但我看到现在的你在信仰之路上努力前行,也收获了属于自己世俗的幸福,我真的很高兴……你没有被我这个错误的示范所影响。有你这样的弟弟,是我一生的骄傲。所以……我已经再没有什么遗憾了。”

 

      “不是的……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完美的!我……”

 

      “我……很想你……也经常会想,如果你还在的话……”佐助狠狠咬住下唇,努力控制自己已经哽咽的声音。

 

      “我一直在你身边,佐助。”

 

      鼬的笑眼还是和很多年前一样柔和好看,像最初照进佐助生命里的光那样耀眼。他伸手在佐助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弹:

 

      “你要带着我的眼睛,好好地看这世界,好好地生活。”

 

      话音甫落,佐助眼前的影像忽的开始模糊起来,他心知,属于他和哥哥的时间已经到了。

 

      止水也感应到了佐助的魂魄即将复位,他快步上前,趁着佐助的意识尚未消失,郑重地承诺着:
     

     “佐助君,我会好好照顾你哥哥。放心吧。”

 

      佐助看着两个人下意识紧紧相扣的手,满足地点点头。最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依偎在一起的一双人,无憾地闭上了眼睛。

 

      他心想,从此,便真的是尘世两隔,阴阳相望了。

 

     “哥哥,我们都会很幸福的,对吧?”

      

       ……

 

 

     “佐助!佐助!”

 

      ……

 

      佐助翻了个身,拿屁股对着大呼小叫的鸣人。

 

      “哎呀醒了醒了!谢天谢地!吓死我了!”鸣人松开给他不断传输九尾查克拉的手,急急地扒拉着他的肩膀:“你睁眼看看我啊!鼬哥跟你说什么了?”

 

      佐助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反倒是拗着把脸埋进了松软的枕头。

 

      他眨了眨酸楚的眼皮,蓄满的泪水便无可控制地肆意流淌。

 

      纲手公主无声地打了个手势,大家都很识趣地退下了。鸣人注视着佐助轻微颤动的肩膀,也安静下来不再言语。

 

      他把视线移向窗外。

 

      藤萝雨落,又是一年春日尽。

 

      呐……我们还会在一起,走过无数个春天。

      

      鸣人握紧了拳头,如是想。

 

       Fin

 ==============================================

      迷你番外:

      

      风月无边的春晨,天空熟透的暖,冥界鲜少有这样妙曼温和的景象。就连那奈何桥上的野鬼孤魂也痴痴地看着那漫天霞光,少了抹哀怨的颜色。

 

     “佐助的胳膊……你也看出来了对吧?”

     

     “嗯,他的左臂应该是义肢。”止水感受到鼬的担忧和不安,回握他的手更是紧了又紧。

 

     “是我不好……”

     

     “好了小鼬,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止水停下了脚步,扳过鼬的肩膀,看他一脸失落的模样,语气也跟着软了下来:“你已经做了很多了,佐助也没有怪你,在他心里你永远都是他最好的哥哥。”

 

      鼬依然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止水叹了口气,把他拥入怀中:“哎,其实吧,归根结底都是我的错。当年我要是小心一点不被团藏……”

       

     “停,你就别再车轱辘了。”鼬狠狠按住他还想要继续自责的嘴,四目相对间,两个人都没忍住地扑哧一笑。

 

     “嘛……所以说这种事一定要追溯起来是没完没了的。人生本就是一条无可回头的单行道,既然无法倒退,我们只能向前看。现在的他过得很好,这就够了,不是吗?不过话说回来,佐助脸上都有点皱纹了哎……”

  

     “你也活到三十多岁试试。”

 

     “可惜我没这个机会了呀……不过想想我们可以一直保持着年轻的脸倒也不错呢,是吧小鼬?”

 

     “我才没有在意那种事……”

 

      忘川河畔,两个手牵手的背影相互依偎着,在月落之下,在乌啼声中,行到更深更远的春日里去了。

 =============================================

       后记:

 

      补完火影,对宇智波兄弟的结局,只有一声叹息。

 

      时常也会想如果当时怎样,或者当时没有怎样,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可世人世事,就像文里的止水说的,并没有回头路可走。

 

      所以有了这篇脑洞的产生。既然在火影的原著世界,他们的结局都叫人唏嘘不已,索性构建一个平行世界让他们获得属于自己的,真实的幸福。

 

      写这篇的时候,几次都真情实感到哭唧唧码不下去(好吧是我泪点低了+ +)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佐助再见到鼬的时候,已是霜雪爬满头。

       

      PS:发现止水和鼬的星座就是传说中的Perfect match,AB果然在设计人物的时候非常走心啊……^ ^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