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止鼬】猫变

仓促之下的赶工产物,结合了朋友养猫的经历。算是个小段子吧,祝大家七夕快乐哦!^ ^


=================================================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带土嘴里叼着巧克力棒,看着匆匆下班打算回家的止水,拍了拍身边的卡卡西。带着面罩的男人懒洋洋地把视线从亲热天堂上移开,瞥了眼带土没说话。

“你有没有发现,止水自从养了猫,整个人都变得怪怪的?”

卡卡西挑了下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鲜少地没有反对带土的结论。

 

“我回来了!”止水还在玄关换鞋,就看到趴在鞋柜边的小灰猫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着他。

止水一把把它抱了起来,蹭了蹭它湿润的鼻尖:“小鼬今天有没有想我?”猫咪伸出舌头舔了舔止水以示回答,还用肉乎乎的爪子扒住他的脖子不肯下来。止水失笑,一手托着它的屁股,一边移动到了客厅里。

 

高大的男人看了眼放在角落的食盆,还剩下不少的猫粮。止水揉了揉怀里的小家伙,语气略有责怪:“怎么没有好好吃饭?”猫咪委屈地哼了两声,一颗小脑袋使劲在止水的脖子边蹭。

“好啦好啦,别生气,明天是周末,我可以在家陪你哦。”

 

这只猫是止水上个月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捡到的。那是一个下雨天,一只灰蓝色的猫咪浑身淋得透湿,躲在止水家的屋檐下瑟瑟发抖。止水在看它的第一眼就被它深深地迷住了,尽管它浑身的皮毛被雨水浇得湿哒哒,但它那双仿佛能看进止水灵魂的眼睛却漂亮得不像话。止水总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或许是属于前世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哪怕是投胎转世也让他一见钟情。于是,止水便毫不犹豫地收养了这只从天而降的小猫,并给它取了个曾经自己梦中经常出现的名字:鼬。

 

和普通猫咪傲娇的个性不同,鼬特别黏止水,除了上班的时间,只要止水在家,它就一定要跟在止水身边。这会儿尽管止水要去做饭,它还是不肯从他身上下来。止水怕它吸到油烟不舒服,便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它逗开心了,便让它乖乖地趴在厨房门边看着止水做饭。

 

心灵手巧的单身男人将买好的鸡肉细细切过,打了个鸡蛋加点无盐干酪拌好放入锅里煮熟,然后把电饭煲里定时煮好的米饭用酱油拌匀,撒上下班路上买的新鲜刨好的鲣鱼节片,一碗香喷喷的猫饭便做好了。止水看小家伙刨着饭享受得胡须都扬了起来,这才放心地去料理自己的晚餐。

 

 

鼬心满意足地吃完了猫饭,等止水洗好碗坐在沙发上,它便慢慢悠悠地爬上了止水的膝盖。鼬猫翻了个身,将吃得圆圆滚滚的肚子露了出来。止水轻轻地抚上了小肚皮,揉得鼬舒服得喵呜个不停。“小懒虫……”止水被它的可爱模样逗乐了,忍不住捏了一下它软软的猫耳。没想到鼬浑身一个激灵,身上的毛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它可怜兮兮地望着止水,似乎在请求他不要玩弄自己的耳朵。止水玩心大起,干脆两只手都用上捻住鼬的猫耳,小东西敏感极了,爪子不断得挠着止水的胳膊。止水看它被弄得狠了连叫声都有些变调,连忙停下来把它抱起来亲亲它的脸颊以示抱歉。鼬生气地用尖尖的牙齿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不轻不重正好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

 

 

止水刚把鼬领回家的时候,家里还没有合适的猫窝,止水只好把鼬抱上床和自己一起睡。第二天止水便去宠物商店买了质量超好的猫房,可鼬却死活都不肯睡在窝里。明明给它铺好了舒适的小被子,第二天止水醒来的时候还是发现鼬躺在自己身边打着呼。止水为此还对鼬发过脾气:“不是我不让你跟我睡,万一晚上我翻身把你压坏了可怎么办?”鼬委屈地喵呜了几声,晃着尾巴在止水的脚边走来走去,一双潮湿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止水。看止水忍着情绪不说话,它便伸出猫爪扒拉着止水的裤脚,弄得止水毫无办法,只好由它去。时间久了止水也养成了习惯,没有这个小家伙窝在自己怀里还真睡不着了。

 

入夜,止水光着上身抱着鼬钻进了被子,他拿了一本《西方哲学史》靠在床头仔细地读着,鼬也不再闹腾,就乖乖地缩在止水怀里,好像也能看懂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书上的字。止水隔一会儿就亲亲鼬的头顶,偶尔还给它解读一下书里某句晦涩的话是什么意思。月色透过窗帘洒在卧室里,一人一猫享受着睡前静谧的浪漫……

 

陷入美梦之前,止水还迷迷叨叨地想着:我这到底是养了只猫还是捡了个老婆回家啊……

 

第二天早上,止水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胸口又沉又闷,仿佛压了一个什么东西。他揉揉眼,再揉揉眼,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趴在自己身上呢?

 

是一个黑长直大眼睛,脸蛋清秀的,带把儿男人。

 

“你……你是小鼬?”止水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确定不是在梦中。

 

“止水……”眼前这个男人突然抱住了自己,他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尽管止水并不知道是怎样的因缘造成现在天方夜谭里才会出现的局面,但他感受着怀中人激动的战栗,一颗心也不受控制地疼痛了起来。很多破碎的画面在他眼前闪现,尽管他无力捕捉到完整的故事,但他却不由自主地抱紧怀里的男人,一句轻柔的安抚随即脱口而出:“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工作日,带土在办公室门口,遇到了元气满满精神抖擞的止水:“早啊,前辈!”

 

带土嫌弃地用公文包拍拍他的肚子:“你吃春药了?礼拜一这么兴奋?”

 

止水满面红光地拍拍带土的肩:“前辈,新的一周也要好好加油哦!”

 

带土:“???”

 

临近午休的时候,一个长发的陌生男人站在办公室门口张望。

 

“请问宇智波止水在吗?”他彬彬有礼地向坐在靠近门口的带土询问,全然不顾自己俊美的容貌引起其他人的窃窃私语。

还没等带土回答,止水便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小鼬,你怎么来了?”

鼬笑眯眯地举起手里的饭盒:“给你做了便当。”止水连忙抓过鼬的手,小心地查看着:“做饭有没有伤到自己?”

“没有没有,我很小心的……”

……

 

等止水依依不舍地送走鼬,带土还是保持着石化的姿势。

“刚才那个是……?”带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犹如雷劈。连一向不爱八卦的卡卡西也难得放下了手中的书,竖起耳朵等止水的回答。

“我男朋友,鼬。下次有空给你们正式介绍哦。”

止水端着小男友的爱心便当,哼着小曲儿迈着欢快的步子去茶水间了。

 

一股无名火起,带土恶狠狠地盯着卡卡西,内心的野兽在咆哮:“千算万算,想不到止水居然比老子还快!你!他妈的!到底什么时候才答应老子???”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若无其事地别过脸,完全无视了气场骤变的带土。

 

看来宇智波带土先生,要追上后辈的步伐,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呢 ^ ^



FIN.


评论(1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