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止鼬】给你们(二)

过了这章就要开始带孩子了 哈哈~~~

=========================================

自从止水和鼬决定要孩子的消息传开以后,各路人马就跟麻雀一样朝他们温馨的小屋络绎不绝地涌来。


首先,四代目夫妇亲自上门拜访,是肯定要见的。

“给你们带了一些补品,最近要格外注意饮食,要吃壮一点才有更充沛的查克拉哦。”玖辛奈本来就漂亮,笑起来的样子更是温柔可人。

“止水最近就不用来上班了,在家里好好做准备吧。”水门更是大手一挥,直接给火影专属的暗部精英放了长假。

“我不需要……”止水刚想拒绝,水门就俯在他耳边悄声说:“生孩子可是人生大事,要好好陪陪那位才行呢。”

……


然后,晓组织的领导班子前来探望,也是必须要见的。

“这是生育补贴,钱不多,聊表我们的一点心意。以后孩子出生了还有奶粉补贴,教育补贴……”小南笑眯眯地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到鼬的手上,止水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们到底是接了多少土豪的单子?!

止水正苦着脸迅速心算鼬和自己收入对比的同时,小南将目光转向了止水:“鼬的身体你是知道的吧?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他,否则……”

弥彦连忙截断小南的话头:“哎哎哎,这个你就别操心了,卷毛肯定能行的。”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们说。”红发的长门看起来真是个和蔼的领导。

……

其次,两人的前后辈们满含关爱的热情,也不能随意浇灭呀。


带土往他家院子里搬来了好多盆名贵的家居植物,说是能让宝宝呼吸到净化之后的空气。


卡卡西搜罗了市面上能见到的所有的早教书籍(不知为何中间还夹了两本亲热天堂)。


大和亲手给宝宝制作了一个婴儿床,说是特意用上等榆木做的扎实又好看。


鬼鲛直接回雾隐村从海里捕了鲨鱼抽了一打鱼翅送来做补品。


蝎和迪达拉送来了一套能用来演布偶戏的牵线傀儡,不过迪达拉一直臭着脸嘟囔本来他想送自己的秘制烟花留着给宝宝的百日宴放结果旦那强行不让。


飞段本来信誓旦旦要送邪神首饰套装,角都连哄带骗地说孩子太小用不上还不如直接送钱来得实在。

……


美琴则是完全不顾富岳的态度,带着佐助第一时间搬到了他俩的家里,说是要照顾他俩的饮食起居。

 “父亲一个人在家,真的没有问题吗?”鼬窝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玩手机,第十次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他能有什么问题,倒是你,不要一直玩手机了,有辐射的。”美琴端了一杯鲜榨的橙汁过来,顺手就抽掉了他的手机。

“妈,我又不是怀着孕……”鼬很无奈,自从美琴和佐助过来以后,不仅家务完全不让他俩碰,连日常作息都严加管理。

 “你还说,我看啊你们平时就不注意身体。止水今早起来那眼睛通红通红的,我还以为他大早上的就开眼了……”

鼬心虚地低下头喝橙汁,昨晚他俩一时放纵闹得太晚,完全忘记了第二天清早止水要去一趟暗部交接手头的工作。


夏日的午后总是让人倦懒的,鼬靠在沙发上,毛玻璃窗把阳光过滤得绵软温和。他本来想等着止水回来,结果眼睛一闭,就迷糊过去了。

等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空已经被夕阳染上了一抹艳色。他隐约听见佐助和止水的声音,便打着哈欠朝厨房走去。

“止水哥,我妈说了这段时间不能让你们下厨。”佐助一只手抓着脱了一半毛的活鸡,一只手拦着止水,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

*****

美琴和佐助在厨房里忙活着,止水和鼬在客厅的沙发上大眼瞪大眼。

“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照顾着,真是感谢母亲和佐助呢。”止水挠了挠后脑勺。

“你看我这几天吃的,又不动弹,脸都圆了一圈,都快有双下巴了。”鼬捏捏自己长了肉的脸颊,苦恼极了。

“脸圆点好看,我喜欢。”止水赶紧去抱他的腰,鼬的骨架不大,身材又很消瘦,这会儿胖了点一摸起来就格外明显。“哈哈,确实胖了点。”

鼬瞪了他一眼,不甘示弱地揪了一把止水的肚子:“你的腹肌呢?八块变一块了?”

止水有些尴尬:“哎哎,这几天没锻炼,又吃得太好了点……不过我发誓,生完孩子我就会练回来的!你可别嫌弃我……”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鼬没忍住噗嗤一笑,又去挠止水变软的肚子。两个人闹了会儿,鼬突然鼓起了腮帮子说:“好想吃丸子啊,可是妈妈都不让我吃,说太甜会升血糖……”

“就知道你惦记这个,我今天出去的时候买了几盒放冰箱里了,我们晚上偷偷吃……”

*****


距离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不仅美琴和佐助开始紧张,连一向从容的止水都有些啰嗦了起来。

“小鼬,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两个人房间在打包着住院需要的行李,为明天的手术做好万全的准备。

“我一小时前才吃完晚饭……”鼬经过这段时间的饮食大补,整个人都变得肉肉的。“我感觉我胖了起码十斤,真的。”

“别乱想,哪有十斤啊,最多,就九斤。”

鼬光着脚丫子在止水软软的屁股上狠踹了一脚以示不满。止水揉着屁股,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鼬看他一副傻乎乎的呆样,没忍住也跟着笑了:“瞧你这傻样,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

*****


手术的当天,美琴和佐助在手术室外遇到了匆匆赶来医院的富岳。

止水的部分进行得非常顺利。而鼬的查克拉提取则显得格外艰辛。

“他太紧张了,查克拉输出速度极度缓慢。”兜无暇顾及滴落到镜片上的汗珠,持续不断地刺激着鼬的景门。

鼬全身的肌肉紧绷,他的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唇,试图忍耐着撕心裂肺的痛感。他的眼睛闭得很紧,仿佛是陷入了什么骇人的梦靥。

“按照这速度怕是等下他就坚持不住晕过去了,得想办法让他放松。”一旁的纲手姬不忍地摇头,她按住鼬的胸口,试图使用医疗忍术缓解他的疼痛。

 

鼬看见了漫天的血色。

他还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人,他的枕边人,仿佛不知疼痛似的,挖掉了自己仅剩的一只眼睛。

止水干瘪的眼眶流下了止不住的血泪,却还是和平时一样对着他笑,叫他不要难过,要好好地活。

然后止水就从那么高的悬崖上纵身一跃。鼬想拼命去抓,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

好疼,好疼啊。

 

“不要……止水……求求你……”鼬紧紧闭上的眼睛突然淌出了清泪,顺着他的鬓角打湿了雪白的枕头。

“鼬桑……鼬桑!不妙,他的查克拉流动开始紊乱了!”

“快想办法让他镇定下来!”

……


鼬突然感觉到嘴唇上软软的,是他最熟悉的味道。一股丝丝的甜味渗入他的嘴唇,他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吮吸着,生怕这他渴求的温度冰冷下去。

止水从自己的床上翻下来,跪坐在鼬的床边,用仅剩的力气吻住了他。

陷入梦靥的鼬终于平静了下来,兜连忙抓住机会提取到了足量的查克拉。

纲手和大蛇丸也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

 

难耐的疼痛结束了,鼬只觉得身体里一点能量都没有。他有气无力地睁开眼,小声说:“止水,你今天出门前是不是偷吃了冰箱里的丸子……”


话音未落,鼬就已经昏睡了过去。

止水下意识地擦了一把眼角的水渍,心疼地把鼬攥紧床单的手指揉开放在嘴边轻吻。

“鼬,谢谢你……”

 

tbc.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