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重发】【止鼬】【微鸣佐】隔墙有眼

R18开车注意!

微量鸣佐注意!

有佐助偷Kui情节注意!

因为简书被封以前的车都被拖走了 = =

补上EVENOTE的链接

请使用普通浏览器打开链接 ^ ^

===========================================

山涧潺潺蝉鸣声声的夏夜,连露水都因着眷恋熟透的桃李芬芳而愈发浓重。

 

尽管身下铺着上等蔺草编织的细软叠敷,将炎日里蒸腾闷重的热气驱散开来;房间里弥漫着旅馆老板娘为今日造访的几位木叶忍者特意挑选的洋甘菊熏香,宇智波佐助却依然毫无睡意地盯着墙壁上被洒满奶白月光的一方小窗。

 

真是美妙的夜晚啊……饶是从小便甚少为周身风土人情所感染的宇智波佐助,在这样唯美清丽的氛围里,也难得地心生感慨。

 

也不知道那个吊车尾任务进行得怎么样了,明早能赶过来吗……

 

 

这几日难得团扇家的几人都有休沐,宇智波止水便兴致勃勃地跟自己的哥哥计划着来个短途避暑之旅。一向听他话的鼬自是欣然同意,当天上午就收拾细软带上佐助直奔距离木叶村不远的源龙山。源龙山不仅仅风光秀美,更为出名的是山林间冬暖夏凉,仙气缭绕,是度假修行的好去处。

 

“你们怎么都不带上我呢我说!”漩涡鸣人在每日例行前来宇智波大宅找佐助的时候知道了这个消息,急得哇哇直叫。

 

“你不是今天有任务吗?又不是故意不带你!大白痴!”佐助伸手挠了一把鸣人的胡须胎记,漂亮的大眼睛翻了个白眼。鸣人委屈地噘着嘴哼了一声,赌气似地把佐助的手拍了下来。

 

“不要生气嘛鸣人君!你的任务今天应该可以结束的对吧?明天早上你就过来找我们也是一样呀!我们要住好几天呢!”止水笑眯眯揉了揉鸣人金灿灿的头发。“是啊,我昨天已经和四代目大人打过招呼了,他说让你跟我们好好玩。”鼬和止水对视了一眼,语气明显比往日柔和许多。

 

“真的吗?”鸣人一扫刚才的阴霾,乐得一蹦三尺高:“鼬哥止水哥你们真好!我会努力尽快来找你们的!那我先做任务去了,小佐助你要等着我!”他用力勾了下佐助的脖子,就咧着嘴干劲十足地跑远了。

 

看着那抹橘黄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角,佐助口中嫌弃着,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哼,真是吵死了。”

 

“你心里明明高兴得不得了吧!”把佐助细微表情尽收眼底的止水忍不住打趣他。

 

“……才没有这种事。”

“耳朵都红了还说没有……”

“……”

“好了止水,你别逗他。”

 

为什么总是想着那个大白痴啊?佐助气呼呼地把柔软的羽织往脸上一蒙,噘着嘴翻了个身:一定是这月亮有问题,搞不好是哥哥布的什么奇怪结界也说不定!

 

正当佐助试图赶走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进入安眠的时候,隔壁窸窸窣窣的异声让他猛地睁开了眼:哥哥的房间有动静!多年的任务经验早已把他的动作神经训练得敏感不已,他迅速摸了压在荞麦枕下面的苦无,光脚踩在木地板上,隐匿了自己的查克拉气息靠近隔断两个房间的纸墙。昏黄的暖光绵绵地渗进佐助鲜红的虹膜,眼前厚实的纺布墙纸仿若无物,鼬的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眼前。

 

这么晚了,止水来哥哥的房间做什么?


上车刷卡点这里(请在普通浏览器打开否则车无法启动^^)


几乎彻夜无眠的佐助还是因着身为忍者的惯性生物钟而早早醒来。他打着哈欠拉开房门,晨星寥落的天空才蒙蒙亮,止水和鼬已经在晓露未干的庭院里进行日常的晨练了。鼬转过头来看见刚起床的佐助,眼睛弯弯像彩虹一样好看:“休假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哥哥脸上的表情依然平和淡然,透着名门望族之后的矜持和高贵,可昨晚明明……佐助顿时有些脸红,不由地暗骂自己为什么老往那种羞人的事情上想。

 

        “怎么了佐助?不舒服吗?”止水也温柔地笑着,内心却暗自好笑。

 

        “没,没什么!我……我去看看鸣人来了没!”佐助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便兀自撇开了在庭院里的哥哥和止水,落荒而逃。

 

        佐助刚到旅馆门口还没喘两口气,一个熟悉的声音就溜进了他的耳朵。

 

        “佐助!我来了!”吊车尾顶着一头耀眼的金毛,背着书包,远远地就开始朝自己大呼小叫。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我没聋!”佐助看着他搭上自己肩膀的胳膊,破天荒地没有甩开。

 

        “我看见你就高兴啊!嘻嘻……知道你最好了,还特地跑到门口来接我……对了,今晚我睡哪?”

 

        “你……今晚跟我睡。”佐助盯着鸣人的脸,幽深的眼睛里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光芒。

 

        “……好。”

FIN.


=========================================

PS:好想扑倒可爱又多汁世上第一好吃的鼬鼬!

评论(2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