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i

明镜止水。

宇智波大小姐今日依旧心如止水 前传番外之 生日

鼬单性转注意

R18注意

是正文之前发生的事情

提前发了当作生贺

“全世界最好的鼬 

希望你不仅是生日 而且是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快快乐乐~”

链接请使用普通浏览器打开~

==========================================

宇智波大小姐的生日快到了。

她素来不爱铺张,往年过生日也就是和家人一起吃顿饭便当作庆祝。可是今年,宇智波富岳却提出要大张旗鼓地在宇智波主宅办一次生日晚宴。

“借着这次机会,我和你母亲会给你好好挑挑合适的对象,你已经不小了,鼬。”富岳的语气温和,可态度却透着不容反对的坚定。

“小鼬,你自己也要上心啊,如果遇到了心仪的人,主动出击也未尝不可。”美琴替鼬把夹在颈窝的头发顺顺好,她摸着和与自己年轻时一样美丽的女儿的脸庞,自豪地感叹道:“不过,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不对我女儿动心的男人呢……”

鼬对着温柔的母亲笑了笑,算是默许了父母的安排。

 

临近六月九日的几天,印制请帖,布置餐厅,敲定菜单,聘请厨师,采购食材……一系列的准备活动让宇智波上上下下都开始忙碌了起来。虽然家主没有明说,但佣人们都心知肚明富岳之所以这么重视这次宴会,就是为了挑选准女婿候选人。于是大家都卯足了十二分的劲儿办事,希望能博得富岳和美琴的青眼得以晋升。

止水自然也很明白富岳的用意。他很想开口问问大小姐究竟是怎么想的,可每次话到嘴边又被生生咽了下去。

除了大小姐醉酒后的那一夜,两个人并没有再次发生关系。大小姐再也没有丝毫暧昧的暗示,平日里的相处也和以前一样毫无异常。

止水把自己扔在床上对着天花板放空,心烦意乱地揪着头发。

难道是那晚的表现让大小姐不满意?可是……明明是在军校里就被大家羡慕的尺寸啊。至于技术……虽然是第一次实战,可他事后去在匿名论坛里描述了初夜的情况求指点,底下的回帖也是要么骂吹牛要么求睡觉的。说明,表现应该不差才是吧?

 “鼬,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为了这次生日,美琴特地拜托了木叶赫赫有名的天才设计师佐井先生按照大小姐的尺寸定制了三套不同风格的礼服。晚宴的前一天,大小姐带上她的保镖去了佐井的高定店——墨霞。

“墨霞”为了迎接这位贵客,早早贴出了今日不对外营业的告示。连平日里甚少来店面久待的佐井,也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口迎接宇智波大小姐:

“鼬小姐,您好。”

鼬点点头,漂亮的眼睛环视了一下店面的装潢。止水亦步亦趋地跟在大小姐身后,警惕地把每一个店员都扫视了一遍排除危险。

佐井带着大小姐来到了贵宾室,与其说是一个试衣间,倒不如说像是一间豪华的套房。客厅,休息间,盥洗室一应俱全。

“鼬小姐,您的衣服已经给你挂在小房间里了,如果您试了有什么不合心意的地方尽管告诉我,我就在这里等您……”

“不必了,你出去忙吧。有事我会让我的保镖出来叫你。”

“好的,那您慢慢试。”佐井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便退了出去,顺手……把房门锁上了。

随着门锁一声“咔哒”,止水紧张得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额头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这还是在那个荒唐的夜晚之后,他和大小姐第一次在密闭空间里单独相处。

可鼬好像对他的反应熟视无睹,她一甩头发便走进了房间。止水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盯着茶几上泡着新鲜茶叶的杯子,那袅袅的热气仿佛是蒸在了止水的心头,一股股燥热渗透了四肢百骸。


上车请出示生日卡


待两个人结束了疯狂,壁挂钟的时针已经爬过了近两格。止水细心地给大小姐褪下已经脏兮兮的白色礼服叠好,两个人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了一番,在确认没有任何异样之后,大小姐便唤来久等的佐井:

“三件衣服,我都要了。”

 

大小姐生日的当天,素来安静的宇智波大宅迎来了久违的热闹气氛。身为家主的富岳和美琴自是不必说,连最厌烦社交场合的小女儿佐子都在精心打扮之后出现在宴会上。这次邀请的客人非富即贵,更有许多单身未婚的青年才俊。而宇智波止水的神经比平日更加紧张,全副武装的他几乎是全神贯注地站在舞池旁边丝毫不敢懈怠。

随着人群的惊呼声,止水抬头看向楼梯的方向,大小姐穿着一身鲜红的长裙款款而出。手艺精细的裁剪把她妙曼的身姿毫无保留地勾勒出来,艳色的布料衬得她肌肤胜雪,不经意的举手投足竟也美艳不可方物。她甚至一改平日里的淡漠神情,或浅笑或轻颦,一双动人的美目顾盼生辉。

这时,旗木家的独子——旗木卡卡西走上前来,十分绅士地伸出手:“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请鼬小姐共舞一曲?”

旗木卡卡西的出身并不十分显赫,与庞大的宇智波家族相比更是逊色不少。但他英俊的相貌,过人的智慧,高雅的气质却让他成功俘获不少贵族小姐的芳心。更为厉害的是,他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凭借一己之力便将旗木家族旗下的公司“白牙”经营得风生水起,迅速成为了上流社会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富岳也是对这个与自家大女儿颇有交情的青年另眼相看,在很多场合都毫不吝啬地表达出了对卡卡西的欣赏。

鼬看似羞涩地笑了笑,然后将自己的手交给了卡卡西。

音乐声起,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对令人艳羡的金童玉女身上。两个人的配合默契,舞姿更是行云流水,引得大家不住地鼓掌起哄。

止水远远地看着卡卡西扶在鼬纤细的腰上的手,想到昨天这副娇躯还在自己怀里婉转呻吟,做尽孟浪之事,今天却被别的男人吃尽豆腐,心里又酸又苦,一时半会儿竟盯出了神。

卡卡西把脸贴在鼬的耳边,小声调侃道:

“喂,你那位保镖都快把我的手瞪得烧出火了。”

“呵,真是不好意思呢。”鼬也配合地凑过去,两个人看起来就像在无比亲昵地说着什么悄悄话,富岳和美琴更是满意极了,不住地点头。

“长得很帅,身材也很好嘛。”

“我替他谢谢你了。”

“啧,你还挺骄傲的哈。”

“那是当然。”随着舞曲终了,卡卡西和鼬摆出了最后的pose,两个人灵动优雅的舞姿引得全场阵阵掌声,卡卡西牵着鼬的手向大家行了个礼,便退出了舞池。

对旗木家的独子好感度max的富岳夫妇叫住了正欲借故离去的卡卡西,白发青年只得硬着头皮和兴致正高的富岳大人寒暄着。他瞥了眼正偷偷从侧门溜出去的鼬和止水,无奈地自我安慰:算了算了,好事做到底……

 

初夏的夜并不闷热,习习凉风将鼬肩头的秀发吹散开来。止水不敢直视大小姐,只是盯着她红色礼服上的绣花,闷闷地问:

“你……会和他……交往吗?”

“我和卡卡西先生只是朋友。”鼬侧过脸,回答得轻描淡写。

“哦……”止水尴尬地挠了挠头,心下却是一阵窃喜。他不敢在表现得过于兴奋,只能虚虚地咳嗽两声来掩饰情绪。

月光下,鼬美丽的脸庞显得格外精致,比起平日里的凌厉更多出了几分女人的柔软。止水沉默了片刻,走上前去将她脖子上浮夸的钻石项链取下,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首饰盒,拿出一条样式低调许多的项链小心翼翼地给她戴上:

“上次出差去雨之国,看到了这个觉得很适合你……据说是雨隐村特有的宝石所制,会让……”

会让心爱之人感受到自己的心意。

止水张了张嘴,剩下的话却还是没说出口。

“谢谢你。”鼬摸了摸项链,眯着眼笑了。

“鼬,生日快乐……”

只要你幸福……我怎样都可以。

 

所有人都以为生日宴之后,鼬大小姐和卡卡西会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可两个人依然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偶有来往,富岳也只是惋惜两个孩子有缘无分,无法强求。更有不少在宴会上碍着卡卡西没有上前对鼬表明心意的富家公子懊悔不已。

当然了,谁也不知道为何,宇智波大小姐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换掉过她的项链。

tbc.

评论(29)

热度(79)